<track id="nHblcBc"></track>
  • <track id="nHblcBc"></track>

        <track id="nHblcBc"></track>

        1. 如何评价宫泽理惠?

          女体写真,无疑是日本风行文化的一大特点。

          特殊是大标准的写真作品,销量往往非常可观。

          而主角,既有纯写真偶像,也有歌手、演员、模特。

          她们争相发行写真集,有些是为了圈钱,但更多则是盼望打开著名度,快速成名。

          有一位女星却是例外。

          在拍摄那套标准惊人的写真集之前,她已经拥有了高人气。

          因为那时的她,正值花季,美得惊心动魄。

          如此尤物,早已被万千日本男性视为“梦中情人”。

          基本没有必要自毁名誉,只为博人眼球。

          可她却脱了,还脱得彻底,并因此发明了日本写真史上的最高销售记载。

          这个记载坚持了近30年,至今仍无人打破。

          宫泽理惠红得很早。

          这要归功于她的母亲宫泽光子。

          光子年青时也是个美人,曾经做过明星梦。惋惜蹉跎多年,始终未能如愿,只好促嫁给了一个荷兰人。

          岂料,光子怀孕不久,荷兰人就被强迫遣送回国,从此音讯全无。

          生下理惠后,为了糊口,光子只好流浪到六本木的夜总会陪酒。

          这样的工作性质,自然没措施把女儿带在身边。

          小理惠被送到姨妈家里寄养,一住就是10年。

          直到11岁那一年,她才被妈妈接回东京。

          终于停止寄人篱下的生涯,小理惠心坎的喜悦无以言表。

          殊不知,迎接她的,不是期盼中的幸福和快活。

          而是无限无尽的黑暗,以及不堪。

          因为,光子看到女儿出落得亭亭玉立,便萌生了一个勇敢的想法。

          图片起源:豆瓣电影

          她要让女儿取代自己,实现未竟的明星梦,以彻底解脱欢场卖笑的卑下生涯。

          于是,为了改正理惠害羞、怯懦的个性,光子竟把女儿带到夜总会,让她和自己的熟客们交际应酬。

          又四处搜寻机遇,带着理惠去加入杂志社和电视台的各类面试。

          终于,从11岁开端,理惠陆续接拍了一些杂志封面和电视广告,成为小著名气的童星。

          她演戏的禀赋也开端逐渐显露。

          14岁,理惠在三井不动产的形象广告片中亮相。

          身穿水手服,眼神灵动、笑颜耀眼的少女“白鸟丽子”深刻人心。

          图片起源:豆瓣电影

          第二年,理惠又凭借电影《我们的七日之战》,一举拿下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新人奖。

          对于一个首次登上大银幕的新人而言,这个成就足够亮眼。

          人美,演戏又有潜质,还未成年,宫泽理惠就已经成为红遍全日本的纯情偶像。

          如果循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她的未来,一定一片残暴。

          可,她的母亲等不及。

          光子以为,女人的花期短暂,一旦美貌不再,就会被观众无情摈弃。

          她的女儿应当要在最美的时刻,抓住一切可能的机遇,站上人生的巅峰。

          因此,早在理惠与北野武首次合拍广告期间,光子就动起了心思。

          那时是1987年,理惠14岁,而北野武年过30,已经是名满全国的演艺界大腕。

          图片起源:百度图片

          为了争夺到北野武的提携,一天晚上,光子拉着女儿敲开了北野武的房门。

          光子委婉地对北野武表现,人在异乡,如果觉得寂寞,理惠可以陪先辈“聊天”解闷。

          北野武看着瑟缩在光子背后的少女,皱了皱眉,断然谢绝了。

          光子还不逝世心。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1991年,光子带着理惠飞往美国新墨西哥州拍摄写真。

          开拍第一天,当日本国宝级人体摄影师筱山纪信告知理惠,她须要全裸出镜时,女孩惊呆了。

          图片起源:百度图片

          这时的她,还差两个月才满18岁。

          从未谈过恋爱,更不曾在异性面前裸露过身材。

          少女强烈的羞耻心,让她下意识摇头谢绝。

          对于理惠的反映,筱山纪信也颇感惊讶。

          因为,是光子自动恳求他,为她的女儿拍摄裸体写真的。

          他认为这个决议已经过理惠本人的批准。

          谁知,这一切竟是这位专断专行的母亲一人所为。

          思量片刻,筱山纪信便提议,理惠可以先穿着衣服拍,等到“适应”了,不紧张了,再作其他斟酌。

          可,还没拍几张,站在一旁的光子就不耐心地朝女儿喝骂起来:“你在干什么?!我们大老远来到美国,不是要来拍无聊的照片的。”

          看到理惠眼含泪光,光子的语气才缓了下来,劝她说:“年青的身材一辈子只有这一刻,漂亮的东西要在漂亮的时刻留下呀。”

          理惠与光子相处多年,已经摸清了妈妈的性格。

          她知道只要妈妈决议了的事情,自己是无法对抗的。

          这时,筱山纪信也许诺,只要理惠不满意,就算拍了也绝不采取。

          理惠这才勉为其难点头答应。

          刚开端全裸上阵时,她还显得扭捏,不自在。

          不过,一旦战胜了心理的障碍,理惠倒渐渐放开了。

          最后,这部取名为《Santa Fe》的大标准写真集一经上市,轰动全岛。

          图片起源:豆瓣电影

          因为供不应求,写真集的价钱很快被炒到原价的数倍之高。

          一年的时光,销量高达165万册,发明了日本写真作品的销售神话。

          而光子凭借这一“决断”,轻松收获过亿版税,赚得盆满钵满。

          可,针对理惠的争议排山倒海而来。

          万众注视的纯情偶像,画风突变为靠“脱”博人眼球的“艳星”。

          宫泽理惠“清纯玉女”的形象瞬间坍塌。

          很多粉丝不懂得,也不接收。

          他们以为她自甘腐化,为了钱竟然出卖身材,纷纭“脱粉”而去。

          理惠有口难辩,只能缄默以对。

          好在,她失去了人气,却收获了爱情。

          图片起源:百度宫泽理惠吧

          花田光司比理惠大1岁,是日原形扑界的国手。

          因两家住处相近,光司与理惠自小相识。

          当理惠因遭遇非议而情感低落时,光司常常陪同她、抚慰她。

          日子久了,两颗年青的心越走越近。

          1992年底,两人牵手召开记者宣布会,发布将于第二年的5月结婚。

          图片起源:百度宫泽理惠吧

          宣布会上,19岁的理惠笑得前所未有的残暴。

          那时的她坚信,自己渴盼已久的幸福,指日可待。

          而外界对两人订婚的新闻,也表示出极高的关注度。

          究竟,一个是娱乐圈申明大噪的当红女星,一个是体育界举足轻重的潜力新星。

          这对“金童玉女”的跨界联合,既让人意外,又让人等待。

          图片起源:百度宫泽理惠吧

          因此,各大电视台都争着抢着,想要转播婚礼进程。

          就连当时的首相宫泽喜一,也说要到现场见证这对新人的联合。

          谁知,就在所有人翘首企盼这场“世纪婚礼”之际,“准新娘”却突然单方面提出懂得除婚姻。

          此时,距离两人甜美订婚还不到3个月,怎么说散就散?

          所有媒体都愕然了,对两位主角围追堵截,追问分别原因。

          宫泽理惠说,因为想持续留在娱乐圈工作。

          而花田光司则说,无他,只是不爱宫泽理惠了而已。

          两位当事人的答案显明“避重就轻”。

          可,即使媒体再三追问,两人都不再作回应。

          久而久之,这件分别“悬案”也就不了了之了。

          图片起源:豆瓣电影

          直到2014年,歌手美川宪一爆料,才揭开宫泽理惠与花田光司分别的内情。

          本来,当年,因为担忧女儿婚后会退出演艺圈,光子便请了美川宪一当说客。

          美川宪一花了1个小时与理惠恳谈。

          劝她说:“妳身上背负着很大的义务,妳妈妈只有妳一个女儿,嫁过去的话要妳妈妈怎么生涯?不能只顾妳的心境,就不顾一切和花田在一起。”

          理惠听完后流泪不止,却并没有做出任何许诺。

          光子见此,又加了一把“火”。

          她对外分布新闻,说理惠与北野武正在机密来往。

          谣言传到光司父母耳中,爱子心切之下,他们马上命令光司与理惠分别。

          就这样,一对底本真心相爱的恋人,生生被光子拆散了。

          而损坏了女儿的毕生幸福还不够。

          光子更加肆无忌惮,把自己的亲生女儿拖进了舆论的旋涡之中。

          因为“无故躺枪”,北野武对光子极其不满,公开表现此后不再与理惠合作。

          广告商一直认为,理惠婚后会成为第二个“山口百惠”,不再抛头露面。

          因此都想请她代言,应用婚前这段高曝光度的时光,最大限度进步品牌著名度。

          光子洞悉了广告商的心理后,便替女儿接下众多天价广告,猖狂敛财。

          成果,广告商们却发明,宫泽理惠没结婚,更没隐退,便纷纭责备她居心诓骗。

          与此同时,由理惠主演的电影《豪姬》也遭受票房“滑铁卢”,她因此被冠上票房毒药之名。

          诸如此类的负面消息铺天盖地而来,宫泽理惠人气暴跌。

          她无戏可拍,无代言可接。

          爱情没了。亲情,更像是自欺欺人的谣言。

          所有的一切,都在向她阐明一个事实。

          那就是:宫泽理惠是一个彻底的笑话。

          这种自我否认的想法,让她倍感煎熬,终至瓦解。

          1994年9月,“宫泽理惠为情自杀”的新闻被媒体渲染得沸沸扬扬。

          她在酒店里用水果刀划开了左腕的动脉,血流如注。

          幸好被助理及时发明,把她送去了医院挽救,才捡回了一条命。

          可,当她痊愈后再次呈现在大众面前时,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因为,她已经瘦到脱相了。

          图片起源:豆瓣电影

          1米67的身高,体重却暴跌至不到40公斤。

          脸上的婴儿肥早已消散殆尽。

          一起不见的,还有眼中的神情和脸颊的笑意。

          所有人都信任了媒体早前的猜测。

          宫泽理惠患了厌食症,以及抑郁症。

          1996年初,眼看着女儿再也无法正常工作,光子终于批准女儿暂停演艺事业的恳求。

          理惠遂在母亲的陪伴下,飞往洛杉矶,接收厌食症和抑郁症的治疗。

          谁知道这一去,就是数年。

          在她分开的几年,日本娱乐圈风云变幻,新人辈出。

          很快,无论是媒体还是大众,都渐渐把她遗忘了。

          没有人关怀,在大洋彼岸,有一个女孩正在与逝世神进行着殊逝世格斗。

          无数个日夜,她彷徨在逝世生的决定间,精疲力竭。

          有时候, 早高低定决心好好活下去,中午可能就会转变主张,打算夜深人静之际了结一切。

          可到了晚间,她又会挣扎着按照医嘱,吞下大把药物。

          然后躺上床,任由灵魂沉入无边的黑暗。

          第二天,再反复前一天的循环。

          直到,她被两件事治愈了。

          第一件,是她读到黑田征太郎的绘本《拜启,樱花开》时,突然被书里的一句话点醒了。

          “明知会散落,仍不惧盛开。”

          这句极简练的话语,其实是作者想表达失去爱人时,虽痛却不悔的庞杂心境。

          看进宫泽理惠的心里,却幻化为耀眼的光束,驱散了她的失望与茫然。

          她重复浏览这本绘本,从中重拾生涯的勇气。

          并在这个进程中,找到疗愈自己的第二件事。

          那就是画画。

          2017年,宫泽理惠加入了一档名为《白之美术馆》的综艺节目。

          在节目上,她讲述了自己爱上画画的原因:“每个人都会有些难以阐明的想法。这时候对我来说,最好的表达方式,是画画。画着画着,一些庞杂的情感也随之消失。”

          《白之美术馆》这档节目创意十足,光是概念就很抓人:如果把你关进一个空空如也的纯白色房间里,给你一个小时的放空时光,你会想什么,做什么?

          宫泽理惠是节目标首期嘉宾,她进入房间后,选择了画画。

          而且,她几乎没用画笔,以徒手涂抹的方法完成了创作。

          她画的是一个以双脚为树根,以身材为树干,以双臂为枝条的樱花树“精灵”。

          根深深扎进土壤中,干粗壮而挺立,枝条伸展,满树繁花。

          图片起源:白之美术馆

          创作灵感,就是源于那一句拯救了她的隽语:明知会散落,仍不惧盛开。

          她说明了自己的创作初衷:

          “挑衅必会隐藏风险。明知会散落凋落,仍然要撒手一搏,我想拥有这样的决心是很主要的。

          逝世亡这件事在所有人面前都是平等的,因此不如为了‘活’而注入能量。我以为活着就是在挑衅。在有限的时光里尽力去活。”

          听了这段话,再细心打量她的画,莫名让人鼻酸。

          因为,她画的哪里是树,分明就是那个穿越命运迷沼后,重获新生的自己。

          再次归来,宫泽理惠以一部《游园惊梦》技惊四座。

          2001年,她凭借此片,夺得莫斯科电影节最佳女主角。

          这个奖项也许冷门,可却是日本女演员首次在国际A级电影节上封后。

          新闻传回日本,轰动一时。

          无论是媒体,还是普通大众,都觉得难以置信。

          那个总是丑闻缠身,被很多人“预言”活不长的过气女艺人,怎么就成为国际影后了呢?

          可,只要看过《游园惊梦》的人,没有一个不服气的。

          因为,这是一部纯粹的华语电影。

          一个不会中文的日本女演员,却演活了擅唱昆曲的民国歌伎。

          并且,丝毫没有被颜值和演技同样在线的错误盖过光芒。

          这位错误,就是大家熟习的女神,王祖贤。

          由此,足见宫泽理惠的演技,以及背后的付出了。

          而她,凭借这个奖项,重新赢回日本观众的关注。

          直到这时,大家仿佛才发觉,宫泽理惠已经脱胎换骨了。

          虽然她已年届30,再也回不到少女时期的巅峰颜值。

          可如今的她,眼神坚韧,神态淡然。

          这种沉寂、从容的风范,是当年的她所不具备的。

          因为,这是历经浮沉之后,时光和经历对她的馈赠。

          她凭借这份礼物,一寸一寸光复“失地”。

          而《游园惊梦》无疑是一个美丽的开始。

          也是一首富丽乐章的序曲。

          真正的出色和高潮,还在后面。

          2002年,宫泽理惠凭借电影《傍晚清兵卫》,成为日本电影学院奖和报知电影奖双料影后。

          图片起源:豆瓣电影

          这部电影她的戏份不多,可表示竟然好到北野武不计前嫌,对她大加赞美。

          他看完电影后说:"这部戏只用看宫泽理惠一个人的表演就已经够了。"

          而此后的电影《纸之月》,更让她狂揽7大奖项,成为囊括日本所有重大电影奖项的大满贯。

          最近的一次获奖,则是2017年。

          宫泽理惠因在电影《滚烫的爱》中,完善诠释了一位刚强、巨大的母亲,三度封后。

          一次得奖,可能有人会说是运气。

          可要成为奖项收割机,没有无可争议的实力,不啻于异想天开。

          而实力的背后,固然离不开禀赋,但更要害的,是迎接挑衅的勇气,和不断精进技艺的决心。

          前几年,日本NHK电视台曾以跟踪采访的情势,记载了宫泽理惠的日常工作和生涯。

          从中可以看到,她为了完整吃透角色,会消耗超乎绝大多数人想象的时光和精神。

          节目中,记者问了她一个问题:选择角色时,是选择难度大的,还是有把握诠释的?

          宫泽理惠答复说:

          “没有一个角色可以说是简略的,但是如果必定要分难度的话,我必定会选择最难的。

          因为如果对于一个演员的请求越高,他就越能去思考,去燃烧,去锻炼,当超出每一道坎的时候,那种成绩感,是难以言喻的。

          当我变成老奶奶的那天,我可能会说,想选择简略的角色,可是我现在体力和精力方面都处在良好的状况下,我想努力地去积聚经验,那些对于我来说,都是养分。”

          图片起源:百度宫泽理惠吧

          宫泽理惠为何能从以美貌著称的“花瓶”,演变为拥有无穷潜能的“怪兽级女演员”,从这个答复就可见端倪。

          当年她黯然分开日本时,所有媒体都“预言”,宫泽理惠的时期已经停止。

          可20年后,她用奖项等身无声宣布:属于她的时期,从来没有停止。

          或者也可以说,当下,才是演员宫泽理惠的黄金时期。

          宫泽理惠彻底治愈了自己。

          不仅仅在于重新站上了事业的高峰。

          更在于,她真正放下了怨与恨,从原生家庭的不幸中跳脱,成为了更好的自己。

          2014年,光子因肝癌,不治身亡。

          母亲逝世后,无数媒体追问宫泽理惠:对差点毁了她一生的母亲,恨吗?

          宫泽理惠安静地答复:“如果是很早以前,我可能会说恨,恨到我只想停止自己的性命,来断绝与她的接洽。但是现在,我只想说,人生的试炼,其实是上天的奖赏。母亲教我许多做人处事的道理,是我这辈子最主要的宝物。”

          事实上,因为癌症,光子已经留美疗养多年。

          这位被媒体称为“毒母”的母亲,再也没有才能干预女儿的人生。

          可宫泽理惠并没有表示出彻底摆脱的喜悦。

          反而一有空,就飞到美国陪同、照顾母亲。

          图片起源:百度宫泽理惠吧

          没人知道在性命的最后时刻,对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光子有无丝毫悔过。不过,所有人都知道,宫泽理惠不仅是个好女儿,也是一位好母亲。

          她的女儿诞生于2009年,是她与一位日本富商的爱情结晶。

          惋惜,由于丈夫长期在美发展,两人情感转淡,于2012年离婚。

          此后,宫泽理惠独自抚育女儿。

          她工作时常会把女儿带在身边,让女儿懂得她的工作性质。

          2015年7月,宫泽理惠带着女儿登上了杂志封面。

          图片起源:百度宫泽理惠吧

          值得一提的是,拍摄这张封面的,正是24年前为她拍摄裸体写真的筱山纪信。

          只不过,如今的她,再也不是母亲的提线木偶。

          而是一位紧紧把女儿护在怀中的母亲。

          在她的眼中,我们可以读到温顺,以及那一抹独属于母亲的刚毅。

          性命看似是无休止的轮回。

          母亲逝去了,她从女儿,变身为母亲。

          可有一些东西,的确已然不同。

          至少,无条件的爱与维护,她从未在母亲那里得到过,可她的女儿却通通得到了。

          所以,与其说是轮回,不如说,这是一个全新的开端。

          挥别往昔,迈向新生。

          去年春天,她再婚,丈夫是小她6岁的演员森田刚。

          婚后,夫妇俩常常被拍到十指紧扣的同框照。

          在这些照片里,46岁的宫泽理惠,脸上的表情是松弛的,状况是愉悦的。

          过去这么多年,她一个人走过了所有的难。

          如今,想必终于找到了她要的岁月静好。

          余生,愿她幸福。

          因为,她值得拥有。

          作者:凹凸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