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nHblcBc"></track>
  • <track id="nHblcBc"></track>

        <track id="nHblcBc"></track>

        1. 酒喝多了有什么趣事?

          这应当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现在回想起来依旧让我觉得诡异。当时还在西北某地上大学,记得那是一个下雪的冬天。某个周六晚和朋友聚首,喝得脑中一片空白,早上醒来的时候发明自己躺在一家酒店里面。起床发明自己光溜溜全身酸痛无力躺在床上,这特么产生了什么?我怎么会躺在这里?你要知道,醉宿之后早上都是晕乎乎的。然后我С��ϲ���Ӵ�������就摇摇晃晃到了浴室,打开水龙头洗了个澡。脑袋算是明白多了,刚筹备洗漱,这时发明一个更诡异的事情!洗漱用品怎么会被人用了一套???excuse me????这个房间里混入了奇异的人!当时也没细想,认为是С�� ��我朋友送我到酒店的。你要知道,我那些好基友,一个比一个靠谱。之后洗漱完,打开电视看了一场NBA就筹备穿衣走人。然而......特么的我衣服上怎么全是泥和脚印?特么昨晚我是被人打了啊!然后立马检讨身材,发明除了酸痛以外没什么伤痕。还好还好,被打得不是很惨。之后我就掏出手机,给我那几个好基友打了电话。昨晚我喝了这么多竟然还带我去打架,真特么的!之后我基友懒洋洋的接了电话!“喂?”“贱人!在哪里?”“宿舍啊!还在哪里?你在哪里啊!”“妈蛋!我在一个酒店里啊!昨晚你们送我回来前打架了?”“没啊!昨晚你喝多了就让你打车回学校了啊!”(我在西校区,他们在东校区)我望向窗外,断定了我的地位后骂到:“卧槽!我特么是在市中心啊!在毛的学校啊!” “你怎么去市中心了?昨晚送你上出租后你不是说自己回С�� �ϼ�学校吗?”打完电话后,顿时吓尿。妈蛋,这是什么情形?坐出租车还被人打了?忽然想到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怎么在酒店?月底到了,我全身高低估量也就50块钱,这样的酒店怕是住不起。那?是被出租车司机爆菊了?忽然吓得我一身冷汗,又把穿好的衣服脱光跑到镜子前面撅着屁股看了半天。没事啊!卧槽!一切正常!那毕竟产生了什么?坐在床上我点燃了一支烟,陷入了寻思之中。忽然想起来,酒店前台估量会知道事情的本相。又火急火燎的穿好衣服,筹备杀往前台。习惯性的抖了抖被子,检讨了下枕头。发明....枕头下怎么会有300块钱???、300块钱????先不管那么多,拿上钱跑到前台那里立马问您好,我想问问昨晚我那房间是谁和我一起来的。那小妹瞪了我一眼说“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不不不,你误解我的意思了,我只是想确认下。”“换班了,我不知道。”“能帮我看下我的记载吗?就是帮看下谁跟我来的,或者查查身份证也行。”那前台甩出一本登记表给我说:“自己看吧!”拿到登记表看了下,昨晚那房间登记的竟然是一个叫做马欣怡的人???С��av���ձ�Ӱ���ȷ�压根没有我的名字!!!!但是诡异的是电话号码竟然是留着我的。问前台要身份证,那小妹竟然直接跟我说:“没�������� ����СС�� С˵有!”“监控呢?”“没有!”“你在这样我报警了!”“去吧!”然后?然后我就一脸懵逼的回学校了。作为一名资深的老司机,我并不是想讲一个小黄文。但是我一直对那晚的事情耿耿于怀,因为我对那晚产生了什么真的毫不知情。为什么会有鞋印?为什么会在酒店?马欣怡是谁?床头300块是怎么回事?真的,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人人、微博等各大平台搜索一位叫做马欣怡的人,惋惜犹如石沉大海一直没有音信。如有在青海西宁有朋友认识一位叫做马欣怡的人,在2013年的冬天将一位长得像梁朝伟的醉汉送到大十字的酒店,并且留下了300块钱和应用了一套洗漱工具,还把我脱光了,请他(她)接洽我。本人只想懂得那天事情的本相,并且将那钱十倍奉还,对了,忘了说。那300块钱我当天就已经花了,用处是前往西宁康乐医院做体检去了.......无论是肛肠科还是什么科一切都正常!~我是说真的!马欣怡!我只是想知道你是男是女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