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nHblcBc"></track>
  • <track id="nHblcBc"></track>

        <track id="nHblcBc"></track>

        1. 有哪些「小说都不敢这么写」的真实故事?

          受伤被俘

          他是1944年10月被捕的,当时担负冀东东北情报联络站站长,公开身份是冀东军区联络部部长。

          1944年10月17日,在河北丰滦县召开冀热辽特委、行署、军分区扩展工作会议时,因为新闻泄漏,他们被日军包抄,突围战役中就义430多人,另有约150人被俘,任远也因受伤昏迷被捕被俘,成了被俘人员中级别最高的中共官员。

          当任远从昏迷中醒来,确认了自己已经被俘这个很难接收的现实之后,涌入脑海里的第一个念头是,“我该怎么尽快停止自己的性命呢?”

          对于情报人员,特殊是像任远这样高等情报人员,一旦被俘没有抵御住,如果叛变,那对组织的迫害将会是非常宏大。

          在学情报课之时,任远的老师就曾吩咐过,一个优良的情报人员,在任何时候,都不能背叛自己的底线,哪怕是付诞生命的代价,也要坚守自己的幻想。

          因此,任远决议,尽快自尽。

          以逝世明志

          此时任远失血过多,浑身无力,他听说过受伤后喝凉水很快便会逝世亡,便挣扎着向旁边看押自己的鬼子要点凉水喝。

          成果却被对方直接识破,敌人对他大声吼道:“你的,自杀的不行,凉水的不给。”

          因为敌人识出任远可能是位高等干部,因此,押送途中,夜里专门将他关押在了一个马厩当中,只留下四个抬担架的老乡陪他住在一起。

          夜里,任远艰巨地探索着胸口的一个隐藏小口袋,这个口袋里面的东西让他的心再次悬了起来。

          这是一个记事本,里面记录着很多主要情报和联络代号,幸亏刚开端敌人搜的匆仓促,只是拿走了自己身上的钢笔、枪支,没有发明这个小本子,但一旦自己入狱,恐怕也很难不被发明。

          任远想要将小本子取出,但手指没有力量解开衣扣,任远轻声将靠自己最近的那个老乡唤醒,说自己身材难受,想要解开扣子舒畅一下,那人不疑有他,便帮忙将他衣服扣子解开。

          任远趁他睡着之后,吃力地掏出小本子,将记载秘密事项的那几页慢慢撕下,艰巨地送入嘴里,一点点嚼烂,最终咽了下去。

          一天后,150余名八路军俘虏被日军押送到了丰润县城之内。

          对于日方的审问,任远刚开端用已经就义了的警卫连连长刘建华的身份进行敷衍,然而没过多久,就被先前投降的叛徒给指认出来了。

          1979年8月,任远在其第N次所写申述资料中,这样表述自己被俘阅历:

          “日本人一看我穿干部服,就说:大大的太君,一条大鱼。优待我,如果没穿干部服可能我会被打逝世。被俘后第二天,被日寇押运到丰润县看守所单独软禁,因我双手打坏,自己不能吃饭,开端由狱中难友喂食,后经请求,让李永同志(我的交通员,敌不知)来囚房陪我喂食,当时我伪供警卫连长骗敌,隐瞒自己真实身份。敌从唐山找来叛徒特务张铁安等亲自来我囚房识别,这样敌在叛徒证实下,方知我是冀东军区联络部负责人刘杰(化名)。在这种情形下,敌特宫下在看守所院内第一次审我。当时被捕同志均可在房内听到,有的可以看到,我的态度是坚决反对日寇毒打俘虏,违背国际公法。。。凡当时在丰润被捕的村干部均可见证(但他们不知我是何人)。”

          日方得知自己抓住了冀东军区联络部长,顿时大喜过望,当天下午便派1420军队宫下大尉、宪兵队长川上大尉前来审问。

          日本关东军华北特遣队方面一心想要在任远这位冀东地域情报负责人身上,找到突破口,进而从他的口中,获取主要信息,彻底摧毁冀东地下联络组织。

          因此敌人刚开端对任远还算客气,盼望能够“感化”、诱降对方,但这些都被任远严词谢绝了。

          当晚,回到牢房之内的任远,望着窗外寥落的寒星,陷入了寻思。敌人既然已经认出了自己,那么今后确定还会想尽措施要撬开自己的嘴,酷刑之下,自己到底能不能挺过去呢?

          任远更怕自己在昏迷进程中,不警惕流露了党的秘密,那将会令他悔恨毕生,斟酌再三,他感到是时候作出最终的决定了。

          下定决心之后,任远低声叫醒了同一牢房的交通员李永,低声对他说道:

          “敌人已经查明我的真实身份,必定不会放过我,我不可能出去了,为了维护组织,免除同志们的危险,我必需一逝世,我现在命令你,用那个挂毛巾的绳子,把我勒逝世,要快。”

          李永当时就哭了,他流着泪劝任远:“首长,你不能逝世,必定会有措施的。”

          任远后来回想道:

          “敌已查明身份无法隐瞒,重伤难逃,只有就义,决心自尽。因之,当晚发动李永同志可在夜间用室内挂手巾的一条麻绳将我勒逝世,我并在墙上写下‘以身殉难’四个字,并给李运昌同志写有两段遗嘱交李永设法带回。午夜李永用力勒住,我已一度失去知觉,不久,李永在我耳边小声说,外面有人不好再动手,我手脚乱动他怕敌发觉,不久天已拂晓,自尽未遂。敌似发觉,第二天将李永调走。”

          李永流着泪,双手发抖着将毛巾绳摘下,套在了任远脖颈之上,然后用力一勒,任远顿时便失去了知觉……

          不久,任远又听到牢房一阵喧哗声,本来任远被勒住的时候,出于本能身材进行了强烈挣扎,发出了较大声音。再加上李永作为一名虔诚的下属,实在下不了勒逝世引导的狠手,随后这次自尽事件被监狱看守发明,他们将李永拖走,关到了另外一个牢房之内。

          任远的这次自杀,最终以失败告终,在后来的日子里,日军方面增强了对任远的监督,连上厕所都有专人监督,以防止其再次自杀。

          既然逝世不了,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任远在失望之中,突然想到了当年在延安接收情报工作培训时,潘汉年同志曾经讲过的话:

          情报人员的使命并不是在被捕之后就告以终结,被捕后要学会在法庭上、在监狱里同敌人作殊逝世奋斗,擅长用狡诈的手腕对付敌人,当敌人没有充足控制确实证据时,机灵地采用假供、乱供,来敷衍敌人的审问。

          任远最终下定了决心,既然逃脱无望,那么自己就尽可能应用敌人想要情报的急切心境,供给假情报,趁机除掉几个冀东地域的亲信大患。

          反杀汉奸

          在随后的日子里,敌人对任远采用了软硬兼施的策略,一方面精衣美食地供给着,打算软化他的抵御意志,另一方面在他面前,故意当着他的面枪毙抗日战士,想用鲜血和可怕来吓退他的保持决心。

          任远也随同着他们劝降的节奏,伪装慢慢地吐露出来合作的态度,这让日方觉得十分欣慰。

          随后,当日方讯问我方的地下组织之时,任远便精心编造了一张伪满洲地下情报网,这张假情报网从情报专家任远口中说出,难辨真假,让人听后,感到可信度十分高。

          任远供给情报网内,准确到了人名、住址、代号、树立时光,联络方式,接洽人名及其具体义务,虽然没有一个是真的,但因为太详细,太准确,还是让审判他的宫下大尉大感吃惊,他也没有料到,被日本视为铜墙铁壁伪满洲国内,竟然会有如此多的地下党组织。

          收获不小的敌人立即接着讯问冀东方面的地下组织情形,对于这个地域的情形,敌人也懂得不少,因此不好用假信息糊弄。

          于是任远方便用敌我交战时,双方互相派遣人员打入对方的情形,交代出了几个自己知道对方是伪装革命的日伪人员,但一直应用对方获取信息的汉奸;同时还交代了几个墙头草,左右摇摆的不坚定分子;以及几个自己被捕之后,组织上会立即转移的几个联络站,以此困惑日方信赖。

          这里面就包含伪军时任山海关警备团团长张爱仁。

          这个人先前两面三刀,抗战后期,一看日军方面有些要完的节奏,便想要投降我方。

          然而中途却被日方发明后,为了苟活,又打着起义须要接援的借口,辅助日方欺骗我方主力踏入日军骗局。

          那次商定了起义接应的时光,但是,商定的时光过了半小时,不见张爱仁军队的影子,同时侦察员急报,邻近据点突然增兵,朝北边压了过来,派去和张爱仁联络的同志一个也没有回来。我方断定,张的起义有诈,敌人打算用张做钓饵,吃掉我们主力,军队随后紧迫退却,约摸半个小时左右,就远远看见敌人的大军队人马一齐向我平市周围包围了过来。

          幸亏任远派出的谍报人员及早发明了邻近日军主力增添的情形,才最终将我方主力拉出了骗局。

          经此一事,张爱仁成为了我方必除之而后快的大汉奸,然而此人一直躲在部队之中,有着日伪军队维护,难以下手,因此让他一直没有被处分。

          此刻任远感到,机遇终于来了。

          任远对日方交代,这个伪军团长张爱仁表面上与我军一刀两断,其实依然坚持着和我方的私下接洽,对方表现愿意持续长期埋伏,等候机会,届时反戈一击,为国效率。

          为了增强敌人的信赖,任远还将突围前已处决的来自张爱仁处的叛徒江东,刻画成了张爱仁的一个机密联络员,在杨家铺突围时,为了维护自己,壮烈就义。

          由于先前任远的积极配合态度,再加上对照冀东方面,日军控制的一些地下情形和任远交代的比拟契合,敌人对任远流露张爱仁这个“卧底”,既吃惊,又庆幸。

          日方原来就对伪军不太信赖,又得到任远这个情报之后,便毫不迟疑地张爱仁关押了起来,最后送到了东北劳改,让其落了个极惨的下场。

          这个甘为日军帮凶的汉奸,最终被任远在狱中应用反间计,借敌人之手除掉了。

          逃离魔掌

          对于已经“叛变”的任远,敌人将他从牢中带出,给他部署在唐山市富商苗圃如的住宅,这里面有十几个小院子,还住有不少先前投敌的汉奸。

          在这里,任远表面看起来获得了自由,其实日夜都被汉奸所监督,受到着敌人的特别照料。

          然而,令敌人没有想到的是,这邻近还住着一个地下党人——张家声。此人先前曾因保护冀东党委书记李楚离被捕,出狱后假意与组织脱离关系,实际上一直暗中持续从事地下工作,并被委任为唐山情报站站长,由任远单线引导接洽。

          任远被捕之后,组织上一直在外线组织、部署营救工作,张家声则一直负责两面转达新闻、积极部署营救任远的义务。

          因此,任远虽然被困在敌营之内,却始终没有废弃逃跑的盼望。

          1945年2月,日本方面对任远的监督逐渐放松,然而对他始终不愿在公开场所发布投降,越来越没有耐烦。

          2月17日晚,日军大佐将任远叫到办公室,委婉提醒了他,应当识时务,不要再存在任何侥幸心理。而觉得日方不善之意的任远,也下定决心,明日便尽快乘机逃跑。

          2月18日,吃过早饭的任远走出宅院,转了几个弯之后,来到了张家声的家中,想要赶紧出城。然而不巧的是,这天张家声并不在家,这使得任远出逃的盼望,顿时落空。

          出了张家大门,任远有些无助,万般无奈之下,他将盼望寄托在了王新民的身上。这个人曾经是共产党,后来被捕叛变,不久再次回归党内,曾经向任远流露过,组织也部署他配合营救自己,如果自己有危难,可以找他。

          此刻,任远不知道王新民是否可靠,但此时自己也别无选择。

          他敲开了王新民的门,促地向他说出了自己的恳求,听了任远的恳求之后,王新民立即表现,当下情形,应当赶紧出城,否则凶多吉少,组织上之前已经部署自己必要时,辅助任远脱困,因此,他愿意协助任远出城。

          为了保护任远出城,又不打草惊蛇,王新民最终选择带着任远,两人一起出城,因为事发突然,王新民来不及带走自己的妻子和女儿。

          临走时,王新民的妻子拿出了一个金戒指,递给王新民,告知他,以后若是想自己了,就拿这个当个念想。

          任远流着泪,吩咐道:

          “大嫂,你放心带好两个女儿,我们会时刻惦念你们的,多珍重,依据地见。”

          王新民出门不久,找来了两个人力车夫,这两个人也是组织上部署接应自己流亡的同志,两人整装待行,王新民的小女儿就站在门口为他们两人送行。

          两位车夫带着他们出了城北,持续走了七八里,到了通向丰润的公路上后,任远和王新民便下车,改为从小道步行。

          期间两人碰到一队日本巡逻兵,王新民以开滦煤矿矿物局出来催货为由,用一张假名片,骗过了敌人的盘问。

          两人就这样,一直走到下午四点,才走到了刘家营依据地,这才获得了重生。

          随后,经过组织上的多重审查,任远得到了组织内的信赖。解放战斗时代,任远先后担负冀东十八地委,南口军管会副主任,北平市公安局二处侦察科科长。

          1949年4月,任远调任铁道部公安局二处任处长,期间曾机密护送毛主席首次拜访苏联。

          1964年,任远曾担负二机部八局副局长,核二院院长、党委副书记,肩负“两弹一艇”的机密使命。

          2019年9月30日,任远在北京去世,享年100岁,他那传奇而又波折的人生随之落下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