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nHblcBc"></track>
  • <track id="nHblcBc"></track>

        <track id="nHblcBc"></track>

        1. 应龙和烛龙相比谁更强?

          shn:在中国神话中,有掌管时光的神吗?www.

          烛龙先过上面答复提到的“噎”和“石夷”

          支撑玄乙的答复,但他说的实在是不够详细,我来弥补一下

          说战绩——

          烛龙没有,应龙斩蚩尤杀夸父,擒无支祈

          说出生——

          应龙是走兽、飞鸟两大种族祖先的第一后裔,是兽、禽的祖先,生下了凤凰、麒麟

          烛龙呢?除了现代洪荒小说给他的“盘古丁丁”以外有啥?钟山山神吗?

          说象征——

          应龙象征圣贤之义、君子屈伸之德,烛龙呢?说破了天也仅仅是象征“太阳”,而应龙却是至阳精!

          诗云“应龙出重渊,矫矫升天行。 奋迅弥宇宙,雨施品物形。 珍藏入无间。脗合元气冥。 神变不可测,乃知至阳精”。

          奋迅弥宇宙,雨施品物形。

          弥宇宙不用多说,雨施品物形说的就是《易经》“品物流形”,应龙不仅开天,同时还是造物之神。

          甚至于,应龙还有与周易相接洽的说法,“河出应龙,乃弘周易”

          说体型——

          烛龙长千里,而应龙大到能让九州,乃至于宇宙都无法容纳,小到却可以在无间畅游

          “奋迅弥宇宙......珍藏入无间”《阮籍集》:“应龙不常仪……舒体则八维不足

          《册府元龟》:“乾坤破碎、元气湮塞、溟涬茫昧……应龙腾骧捧天开

          说结局——

          烛龙变成石像,一身神力只剩下了天黑闭眼,天亮睁眼。

          应龙去了“东海之区,神仙之境”,而在与黄龙等同的神话里,应龙成了太一之妃,高皇天主人

          说等级——

          应龙是述异记中的龙的最高级级,寻常之龙须要修炼千多年才干成为,而烛龙不是角龙、不是应龙,只是一条寻常的龙,因为衔烛、衔火精而为异

          说表示——

          烛龙只在现代小说创世,应龙却有切实的古籍记录其开天辟地。

          《祁阳贾侯神道碑》中记录:“乾坤破碎、溟涬茫昧……应龙腾举托天开,垂云矫翼廓清氛”《全唐文》中记录长孙无忌曾上表说:“应龙辟壤,致宅土于遐年……天之祚圣,复在于兹”。在“盘古神话的来源家乡”桐柏一带,有着《应龙生盘古》的传说,说应龙生下了盘古。

          烛龙靠火精逞威,照着应龙塑造的泥胎木偶都能去旱下雨

          《山海经》说烛龙“其暝乃晦其视乃明”,可以知晓烛龙拥有把持昼夜的才能,却没有说是九州天下,还是一隅之地。

          《楚辞章句疏证》注《楚辞》“日安不到,烛龙何照?”说“天之西北有幽冥无日之国,有龙衔烛而照之也”,即可知烛龙照射之地只在天之西北。

          《淮南子》同样有云“烛龙在雁门北,蔽于委羽之山,不见日,龙衔烛以照太阴”,更有甚者,烛龙只是坐骑,“凡诸放佚,尽在敷陈,驭烛龙而照幽都”,层次一降再降。

          但《诗含神雾》记“天不足西北,无阴阳新闻,故有龙衔火精往照天门之中”,又似乎在说烛龙照射的是全部天下。

          可即便是全天下,那与应龙相比也只是小儿科。《钱塘集》:“应龙……变更赫日成昏曚”,即使烛龙等同日月也要害怕应龙之怒。

          不过呢,上述提到的《淮南子》、《诗含神雾》以及《楚辞章句疏证》,都以为烛龙之所以能够取代太阳照明,乃是因为“龙衔烛”、“龙衔火精”。

          而烛龙所衔的火精这玩意,在《道藏》里是这样的:“四海龙王……吐水万石。火精见之,入地千尺”……

          再看应龙——

          《历代诗选》云“应龙果何物?变更在斯须。嘘气云雾蒸,下雨泽九区”,掌管“九区”之云雨。

          九区有两种意思,一是《文选》谓“九区克咸,讌歌以咏。” 刘良注“言九州能和,歌颂以咏我王之德”,天下九州,二是《淮南子》中的八殥之一,西方泉泽。

          《山海经》云“故下数旱。旱而为应龙之状,乃得大雨”郭璞曰:“今之土龙本此。气应自然冥感,非人所能为也”,应龙之司云雨,乃是其状感应自然,说的现代点、玄幻点,岂非道体之流?

          烛龙可能掌九州昼夜,但更可能是只在西北一隅

          应龙掌九州云雨和掌泉泽云雨,五五开。这俩掌控的范畴不好比拟

          但是,一个是靠着火精逞威,一个是近乎庄子所说“神人无功”,反正我是判断这局应龙胜出

          应龙几乎是全面碾压烛龙!

          ——2020721————————

          新版比拟

          两者的来源——

          烛龙只是寻常的龙,因为衔火精照射一方,而被称作烛龙。郭璞注《山海经》引《诗含神雾》:“天不足西北,无有阴阳新闻,故有龙衔火精以往照天门中也。此所谓“烛阴”也”。郭璞注《山海经》“烛九阴”一词,说“照九阴之幽隐也”。王逸注《楚辞》“日安不到,烛龙何照”一句,说:“天西北有幽冥无日之国,有龙衔烛而照之也“。上面是古人古籍的记录。是当时神话的传播,也是在神话角度对《山海经》的说明,与山海经原文内容并无冲突。但到了现代洪荒流小说中,这一条龙,竟然成了盘古开天身逝世后“根器”所化的神明,甚至还有直接成了创世神的扯淡内容。殊不知,就连盘古开天这一神话都在三国末期呈现,而且三国末时的盘古并没有身逝世。盘古开天身逝世这一版本,要等到唐代才流变而来,实在是可笑至极。而烛龙创世这一说法缘起自袁珂的《山海经校注》,袁珂在这一部书中,以为烛龙的才能是“盘古身逝世化日月”神话的原型,并将烛龙视为“原始之开拓神”。但很多人可能并不懂得,神话学意义上的“开拓神”是什么意思。神话学中的“开拓神”是一个很普遍的概念。燧人氏钻木取火,是开拓神。仓颉氏开创文字,是开拓神。只要有新的事物被发现,发现者就是一尊开拓神。而烛龙只是盘古才能的原型,并不等同盘古,更不是真正的开拓神,还是“原始的开拓神”,与真正的开拓神只见,还差了一个盘古的演化。以上开拓神内容可以在《中国创世神话》一书中看到。其实写小说就写小说把,再怎么胡扯都无伤大雅,我自己也写过那么一两本小说,清楚很多时候就算查到了神话原貌本相,为了剧情也得视若无睹。

          但偏偏就有人一知半解,直接拿袁珂说事,说袁珂给烛龙创世站台了,这就是非蠢既坏了。

          还有些烛龙吹会用“龙衔火烛”是后人注释,来否定郭璞、王逸所说“龙衔火精”记录。

          然而依照这种逻辑——

          女娲补天首见于战国,《列子》:天地亦物也。物有不足,故昔者女娲氏练五色石以补其阙;断鳌之足以立四极。

          女娲造人首见于汉代,《风气通》:天地开拓,未有国民,女娲抟黄土作人,务剧力不暇供,乃引绳于泥中,举认为人。故富贵者黄土人也,贫贱者洹人也。

          ——

          补天女娲将没有造人。

          补天的女娲,和造人的女娲将是两个女娲;这种论调实在可笑至极。

          这种就是单纯的坏。

          再说应龙的来源。

          看过《西游记》的人应当听说过,“飞禽以凤皇为长,走兽以麒麟为长”。这句话就脱胎自——

          《大戴礼记》中的:“有羽之虫三百六十而凤皇为之长,有毛之虫三百六十而麒麟为之长”。羽虫即指羽翼禽类,毛虫即指长毛兽类。4楼的古籍已经明白写明,烛龙是寻常之龙,因衔火精而得名烛龙。应龙却是毛犊、羽嘉所生,生下了凤皇、麒麟。是飞禽、走兽的共同祖先。《淮南子》:“毛犊生应龙,应龙生建马,建马生麒麟,麒麟生庶兽,凡毛者生于庶兽”。《镡津集》:“羽嘉生应龙,应龙生凤皇,凤皇生众鸟”。《本草乘雅》解《淮南子》:“羽毛鳞介,皆祖于龙……有翼曰应龙”。同在《大戴礼记》之中:“有鳞之虫三百六十,蛟龙为之长”,按古籍中烛龙只是“龙衔火精”的记录。那烛龙尚在蛟龙之下。

          除了这一种毛犊羽嘉所生的应龙,还有另一种,呈现在南北朝。

          先看蛟龙是什么。

          在南北朝时代的《述异记》:“虺五百年化为蛟,蛟千年化为龙,龙五百年而为角龙,又千年为应龙”。

          《广雅》:“有鳞曰蛟龙,无角曰螭龙,有角曰角龙,有翼曰应龙”。

          从单单有鳞的蛟龙化为有翼的应龙,须要两千五百年的时间。

          《述异记》中的这一种应龙已经不再独一无二,而是成为了所有龙类都可以修成的阶段。

          但就是这样,也比“衔火精而为异”的烛龙高那么一点吧?

          两者的神格——

          烛龙的神格有什么?除却现代小说强加的“创世”、“盘古根器”之外,还有睁眼白昼闭眼黑天,吹冬呼夏,操控风雨。清代《癸巳存稿》中:“烛龙即日之名”。以为烛龙就是太阳。

          但如果你采用了这种说法,同时你还很不凑巧的,确切看过《山海经》。那就该知道烛龙的睁眼白昼闭眼黑天,并不是烛龙自己所能把持的。而是操于另一尊神明之手。

          《山海经》:“有女和月母之国。有人名曰鹓……是处东极隅以止日月,使无相闲出没,司其短长”。《山海经》:“下地是生噎,处于西极,以行日月星辰之行次”。日月,以及白昼、黑天的长短,是由“鹓”掌管着的。

          烛龙是“鹓”的下属,其作用与台灯的开关并无差别。颛顼之子,噎,则统领日月星辰,是烛龙的最高等领袖。

          这一说法在《后汉书》中也有体现,说:“征烛龙令执炬兮,过钟山而中休”。烛龙本身并无特异威能,是被神人掌管的工具。只是在烛龙是太阳,还是依附外物这一点上有所差别。

          总之。如果你采信清代人所说烛龙是太阳——那么烛龙虽然照亮了整片天地,但却不可避免会是没有半点自由,完整由“鹓”掌控的开关。

          如果你采信烛龙执炬、衔烛、火精的说法——

          那么烛龙就是被神人征召的工具人,依附外物才干照亮九阴、幽冥之国。

          再说应龙的神格。烛龙吹冬呼夏,把持风雨;应龙却司四季、司中岳、司中土、司黄河、长江、汉水、淮河、济水、司黄帝之子孙、司倮虫三百六十。其中的倮虫甚至包含了人类。

          烛龙是钟山之山,章尾山之神,应龙却是可以追溯到上古三皇时代的雩祭主神,是五方主中央、五行司土的天龙之神。

          烛龙有神号“神烈山之神”,是钟山山神,应龙却是云雨雷霆之神、沟渎河川之神,顺天佑畿辅时应龙神,是天之后妃。

          烛龙是太阳,应龙却是至阳之精。

          烛龙依附火精、火把逞能,应龙却背负河图,启示伏羲发现八卦易数。

          “(龙)首枕星、张,(龙)尾挂柳、井,体映三台,司四季、司中岳、司中土、司黄河、江、汉、淮、济之水、司黄帝之子孙、司倮虫三百六十”。郭璞注《山海经》:“应龙之状即今之土龙,其气应自然为行云致雨之神”。论衡校释》:“天龙之神亦在土龙.......雩祭者之精亦在土龙”。“应龙出重渊,矫矫升天行……神变不可测,乃知至阳精”。《艺文类聚》:“河出应龙,乃弘易,若夫固天将圣,垂意艺文”,《周易正义》:“河龙图发,洛龟书感。《河图》有九篇,《洛书》有六篇。孔安国认为《河图》则八卦是也”。

          虽然早期应龙跟烛龙境况类似,同样差不多是个工具人,但起码她的上司都是当时的人皇大帝,而她的结局也比烛龙好太多了,

          说战绩——

          烛龙不存在任何战绩,现在很多手游吹捧的烛龙是战神,究其原因到底是什么?令人费解。

          应龙战虎、豹、熊、罴,杀蚩尤、斩夸父,擒无支祁。

          如果不是桐柏之主替无支祁求情,连无支祁这个孙悟空的原型也得逝世。

          《山海经》:“大荒东北隅中,有山名曰凶犁土丘。应龙处南极,杀蚩尤与夸父”。

          《山海经广注》引《岳渎经》:“禹理淮水,三至桐柏水,功不能兴。禹怒,召百灵,应龙搜逐之,乃获淮涡水神,名无支祈,形若猿猴”。

          《竹书纪年》:“应龙攻蚩尤,战虎豹熊罴四兽之力。以女魃止淫雨。天下既定”。

          说两者的结局——

          烛龙本身结局如何并没有确实记录。但《玄中记》记录:“北方有钟山焉,山上有石首如人首,左目为日,右目为月,开左目为昼,闭右目为夜;启齿为春夏,闭口为秋冬”。而于前文提到过的袁珂所写《山海经校注》考证此“钟山石首”,即为烛龙。

          倘若吹捧烛龙者,要以袁珂的《山海经校注》尬吹烛龙,还请先接纳烛龙化为石首的结局。

          当然,还是要强调一点,袁珂《山海经校注》没有说烛龙创世,自古以来所有古籍也没有烛龙创世。

          而烛龙唯一的子嗣——“钟鼓”,也被天帝在烛龙的家门口,钟山之东所杀。《山海经》:“又西北四百二十里,曰钟山,其子曰鼓,其状如人面而龙身,是与钦杀葆江于昆仑之阳,帝乃戮之钟山之东曰瑶崖”。

          但鼓并非一事无成而逝世,《说略》:“钟山神名鼓”。可见钟鼓已继任烛龙钟山神之位,其后才被天帝所杀。

          此后又有第三任钟山神,《坚瓠集》:”蒋子交为钟山神,历代庙祀不绝。“

          那么烛龙去哪了?没有记录,但看这钟山神的更迭,可以猜测一二。——现代网上很多小说、地摊文章提到猰貐也是烛龙之子,这就纯属胡扯了。没有记录说猰貐是烛龙之子,猰貐最早为二负及危所杀,被十巫回生,成为食人怪物,最后被后羿所杀。

          《山海经》:“贰负之臣曰危,危与贰负杀窫窳”、“开明东有巫彭巫抵……夹窫窳之尸,皆操不逝世之药以距之”。《山海经》:“窫窳龙首,居弱水中,在狌狌知人名之西,其状如龙首,食人”。郭璞注《山海经》:“猰貐本蛇身人面,为贰负臣所杀,复化而成此物也”。

          猰貐与烛龙唯一有关的处所。

          也就只有都是蛇身人面这一点了。

          有的烛龙吹还拿“蛇身人面”这一点,吹捧烛龙和“伏羲女娲”身形相近,用以佐证烛龙位格高绝。

          但其实,蛇身人面基本算不了什么。

          起码在《山海经》里是这样。

          《山海经》:“凡北次二经之首,自管涔之山至于敦题之山,凡十七山,五千六百九十里,其神皆蛇身人面”。

          《山海经》:“凡北山经之首,自单狐之山至于隄山,凡二十五山,五千四百九十里其神,皆人面蛇身”。

          《山海经》:“凡南次三经之首,自天虞之山以至南禺之山,凡一十四山,六千五百三十里,其神皆龙身而人面”。

          有兴致的可以数数,山海经里有多少人面蛇身神。

          应龙结局儿孙遍天下,归为中七宿魁魓之精,太一之妃。上文提到应龙是毛犊、羽嘉所生,生下了凤皇、麒麟。是飞禽、走兽的共同祖先。世间一切飞禽走兽都是应龙的后代。《汉书》:”天神贵者太一,太一佐曰五帝。中宫天极星,其一明者,太一常居也。轩辕者,帝妃之舍也“《史记》:“天神贵者太一,太一佐曰五帝。古者天子以春秋祭太一东南郊”。《淮南子》:”太微者,太一之庭;紫宫者,大一之居“。而太一是天神之中的尊贵者,即使天子也要向其祭祀。

          “轩辕星,天之后妃,土官也”。“黄龙之神,曰轩辕星”。“钩陈四守,黄龙之位,太一之所妃也“。

          而黄龙之神即是应龙。“黄龙五彩曰应龙”。“黄龙之神翼五彩而纹”。

          有陈子昂诗:“求古轩辕台。应龙已不见”,盖因应龙已在天上成天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