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清风看见这笑,马上将剑分为五把,剑变虚幻,毫无规律的向前刺去,空中剑影残存,底本是五把剑,但是却有千把剑影刺向前方,此招便是那“五影万千”。但是欧阳雪手中月之杖发出一团白"> 张清风看见这笑,马上将剑分为五把,剑变虚幻,毫无规律的向前刺去,空中剑影残存,底本是五把剑,但是却有千把剑影刺向前方,此招便是那“五影万千”。但是欧阳雪手中月之杖发出一团白" />
<track id="nHblcBc"></track>
  • <track id="nHblcBc"></track>

        <track id="nHblcBc"></track>

        1. 第四章:火烧黑虎军

          ">

          张清风看见这笑,马上将剑分为五把,剑变虚幻,毫无规律的向前刺去,空中剑影残存,底本是五把剑,但是却有千把剑影刺向前方,此招便是那“五影万千”。

            但是欧阳雪手中月之杖发出一团白光,而且逐渐变大,至包裹她,但是却还在持续变大,众人都看不见光芒里面的情形。

            月行长老董睿对右护法陈铖金说:“不愧是那位大人物的儿子,剑法已经到了如此境界,不过,我们的圣女貌似略胜一筹。”

            右护法陈铖金说:“现在说这话太早了吧。”但是他看着那诡异的光团逐渐膨胀,而万千剑影刚接触就好似蒸发般湮灭,他也有点担忧。

            “可恶,这是什么秘法?怎么我的攻击就像没有威力一般,丝毫不能影响那光团?”

            张清风心里想着,此时他将万千剑影收回,再伸开两指,闭上双眼,两指从剑身下段拭至剑尖,睁开双眼,只见清影剑上文字再发光芒。

            他右手舞剑,左手在身前划一小圆,只见所划之处呈现浅绿色的圆,他用剑尖在圆中写了一个“破”字,他再用剑刺向那浅绿色并大喊到:“清影破!”

            只见周边起了一阵黑风,细看却发明,那不是风,而是一堆细密的剑影形成的。

            它吹向那膨胀光团,然后两者相碰,只听一声巨响,那光团终于被炸开,然后像四周发散光芒,在场合有人只见周边都是耀眼的白光,他们在那一刻看不到别的。

            一秒钟后,白光退散,眼前的白色变回了五彩世界,张清风马上看向之前的白光处,可是却无一人。

            “不好!被算计了!”

            他只觉身后有一凉气,他把头转过去,只见那月之杖顶着他的喉咙。

            他看着那白纱下冰凉漂亮的女子说了句:“我输了,你们先走第一个。”

            那欧阳雪便收起杖,随即双脚在空中点了几下便落下,一场战役她身上却不沾一尘,头发也并未乱,她转头便向那栈道走去。

            白裙蒙纱少女,在栈道上轻巧的点地奔忙,广袖随风飘动,腰间粉色流苏一摆一摆,过了一会儿便到了那桃花洞口。

            张清风随即跟上,好似一阵微风吹过,然后也进了那桃花洞。

            随行之人便一个个跟上。

            桃花洞内,只见一棵棵桃树开花在左右两旁,十步一树,左右对称,落英缤纷,粉红的花瓣在中间行路之处。

            这桃花洞说来也怪,桃树擅长洞内,落花只在中央,桃树也不成果,规整的像人所植,洞内宽广,有光透入,有山泉流通汇成许多池子,还有动物在洞内。

            许多都无法用常懂得释,于是大家便传是那上古之战的缘故,使洞内发生异变。

            而此时,紫光蔓延在洞内的每个角落,越往深处紫光越是浓郁。

            先进来的欧阳雪一直往前走去,最终看见洞的中央有一光滑圆石,圆石中间发生裂痕,而那紫光正是从裂痕中溢出。

            她前往查看,透过一丝裂痕发明圆石下面竟有一额外空间,光芒正是从那发出,她试着用攻击使那裂痕开大,成果无济于事。

            然后张清风前来,看见欧阳雪对着那圆石发愣,他也过来察看。

            “别看了,这石头裂痕你打不开。”

            “哈哈,你怎么这么断定呢?我就来试试。”

            然后他用剑在空中画一圆,在写到两字“幻灭”,随即剑锋一刺指向那裂痕,可是却并未有什么用。

            “看来要等其他人都来了之后,大家合力的攻击看看能否攻破。”

            而此时,西面的打斗已经开端。

            黑虎盟盟主意泽带了一万人马,前有战马探路侦查,后有步兵战车,有席卷天下的气概。

            精武殿孟淳华和军管殿和自豹,带了五千清风卫潜伏西面,这时黑虎盟盟主大军已经前来。

            “已经进入包抄圈了,但这张泽这老王八蛋不好对付,人数两倍于我们,我们不可硬碰,尽量拖延,减少丧失,实在不行就上山和教主他们汇合。”和自豹对孟淳华说。

            张泽率大军前行,突然间听到前方坡上有许多声响。

            过了一秒钟他便大喊:“敌袭!”

            只见前方滚下一个个圆木,前方的骑兵马上忙乱的往后撤去,但是滚木速度极快,有的还来不及撤离,马就被圆木撞倒,上面的人就翻下马去被一个个圆木碾过。

            后面的步兵都拿起盾牌招架,前几排的人却还是受伤,最终三百余人重伤不能持续前行。

            张泽见状便道:“听我号召,变成冲锋队形,前进!”

            和自豹也对清风卫说:“弓箭手筹备放箭,我数三声你们就放箭。”

            穿着黑色盔甲,左手持盾牌,右手持长戈的黑虎军整齐划一的向前前行。

            “三,二,一,放箭!”

            只见几千支箭密密麻麻的在天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然后如雨一般落下,可黑虎军举动敏捷,将盾牌朝上,彼此靠近,将一个疏散的军队变紧凑,形成一面宏大的盾牌,箭雨落下只有几个步兵受伤,而骑兵确是伤亡惨重。

            只见张泽手持丈八龙蛇矛,双手旋转挥矛,将那下落的箭一个个的劈开,他嘴角微微左上扬,眉毛一皱,满脸不屑道:“雕虫小技,全军听令,骑兵后撤带伤员回营,剩下的人随我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杀,杀,杀!”繁重整齐的行进声随同着呼喊声,他们冲向前方坡上的清风卫。

            “不好,这老王八蛋不好对付,他们冲来了,老孟,要不和他们直接打?”

            “老于给的东西多吗?能对付多少人?”

            “一开端没想到是这老王八蛋的来了,所以给的少,大约能对付两千人。”

            “那就差不多够了,咱们可不能和他们硬碰,张泽的黑虎军都是些不要命的种,咱们能保留实力就保留实力,上山汇合再和他们打也不迟,咱们的义务可是拖延,切不可莽撞。”孟淳华说道。

            只见黑虎军已经到了上坡处,这时上面留下来了一些黑色液体,前进的士兵仍然前行,一个个都没有停下,这时,不知谁在队伍中说了一句:“是石漆!”

            其实张泽早就发明黑色液体就是那石漆,但是他却并不怜惜那些没有价值的排头兵,他可不愿意因此停下导致错过机会。

            和自豹让清风卫立马回山声援,自己手拿火炬,等着队伍到来。

            他看到了敌方队伍后,大声说:“去你奶奶的,来吃你爷爷给你筹备的烧猪吧,哈哈。”

            随即将火炬往前一丢,正好落在那石漆上,然后火苗疯了似的向黑色液体流淌之处前行,熊熊的火焰肆无忌惮地扩大着它的帮凶,撕咬着那前方的几千士兵,大呼声,惨叫声,一切嘈杂的声响在这场大火中扭曲着,被无情的吞噬着,人们的恐剧感被无穷放大,黑暗中燃起的火光如同逝世神的号召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