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nHblcBc"></track>
  • <track id="nHblcBc"></track>

        <track id="nHblcBc"></track>

        1. 说一个非常冷门但确切对世界史有影响深远的兵变——1819年末到1820年的西班牙里埃哥起义(riego)。

          起因可以说非常幽默。当时拉美独立战斗打到要害时刻,美洲的西班牙保王军急需支援,于是西班牙政府决议让在独立战斗中升上来的将军拉.比斯巴伯爵奥唐奈领兵支援,筹备带一万加入过半岛战斗的老兵坐船直扑南美革命的中心布宜诺斯艾利斯。这些人被称为西班牙救兵(Socorro de España)

          19世纪初的科技程度还很低,南美航线相对来说非常危险。就1819年5月,西班牙派出3艘军舰前往秘鲁运送声援,在9月2日开到德雷克海峡时,其中1艘2级战列舰圣特尔莫号竟被风暴卷到南极,船上600多人全体遇难。

          而当时西班牙海军又处在一个非常困窘的地步。在半岛战斗期间,西班牙的大部分舰船都停在港口里报废,在战斗停止后居然拿不出几艘像样的主力舰,西班牙国王费尔南多只能向外国买船,当时俄国打赢了拿破仑,成了名符其实的欧洲宪兵,影响力甚至直达西班牙宫廷,也频频向西班牙示好,于是1817年,费尔南多在没有告诉海军的情形下,私自派出心腹向俄国用战斗赔款购置了5艘战列舰和3艘护卫舰。当这支舰队抵达西班牙时,海军大臣直接傻眼了...

          舰船刚抵达几天时,费尔南多把买船事件当成一件政绩在国内的报纸上宣扬,并暗示这是跟欧洲老大结盟的前兆。但经过海军工程师的检讨,这批俄国船在北海的风暴中受损严重,大都已经无法应用(倒也不是俄国人的问题,后来沙皇感到过意不去又送来3艘护卫舰,也是报废状况抵达。。)新闻传出后,西国舆论一片哗然,费尔南多脸上挂不住,就把义务推给无辜的海军大臣菲格罗亚和一些海军军官,这一操作又让军方感到遭到了陷害。。。总之,购船事件已经令国王威望大减。西班牙军人暗地里都称这些船是“黑船”(barcos negros)

          这些破船好歹也是花钱买的,于是1819年末,国王决议让这些破船拉着奥唐奈的1万老兵前往南美。士兵们已经听说了圣特尔莫号的惨剧,而当这个新闻在加的斯等船的军队里传开后,终于是坐不住了,一个在法国受了自由主义熏陶的中校拉斐尔. 里埃哥感到这是个颠覆独裁君主的好机遇,便动员了一次不算胜利的兵变,1820年1月1日,在卡贝萨德圣胡安,里埃哥告知他的军队说:“士兵们,作为你们的长官,我不能批准你们坐着一些破船分开你们的家园,去新大陆进行一场不正义的战斗。”

          加入里埃哥兵变的人很少,只有他下属的军队,他只能一路逃窜打游击,但这只是一个导火索,国王为了镇压里埃哥,就让奥唐奈、弗莱雷等贵族将领带着军队前去平乱,又把一直被他关在巴利亚多利德的巴列斯特罗斯将军召到马德里,但弗莱雷不想把里埃哥赶尽杀绝,奥唐奈在半路上就发布支撑起义,巴列斯特罗斯为了报复国王对他的危害,就动员首都居民和一些军队包抄了王宫,迫使国王恢复了1812年宪法,这场因国王个人作逝世行动导致的兵变,开启了西班牙史上第一段自由派掌权期“自由三年”,也开启了平民参与政治和军人干政的传统,引发了西班牙在19世纪的骚乱和政治常态。

          自由政府上台后,又作了一系列的逝世,例如:承认大哥伦比亚为一个合法的独立国度而非叛党,导致一大量美洲的逝世硬保王党、军人、效忠西班牙王室的印第安部落失去了战役的意志;召回了美洲最能干的将军,给了对手喘息和整合的时光;恢复1812宪法,直接导致西班牙失去了墨西哥和中美保守派地主和教会的支撑... 最终导致西班牙殖民帝国消亡。

          在国内,自由派的统治是凌乱的,政权逐渐向着激进派滑落,日常内斗,解散旧部队,杀保王党和看法相左的人,也危害支撑革命的军官(奋斗甚至波及到了里埃哥),最终在1823年被颠覆前,最为激进的公社派(los comuneros)控制了政权。他们和保王党的抵触在1822年爆发,国王卫队在首都暴乱,试图杀进王宫救出国王,但是被国度民兵击败,但是就跟里埃哥的起义一样,这也只是保王党叛乱的导火索,之后各地都呈现保王军(Realista)及游击队。由于惧怕自由派会像法国人一样把国王砍了,保王党逃到法国和法国贵族、波旁党人串联,并到1822年召开的维罗纳会议上求助。

          而在国际上,自由政府也日渐孤立,并且与法国自由派和波拿巴党结盟,后者在策划从西班牙返回法国颠覆路易十八,致使神圣同盟认定这是低配版法国革命,欧洲宪兵盘算出兵西班牙,引起梅特涅的不安,于是会议最终授权被压抑的法国出兵恢复秩序,解救费尔南多,这成了法国在拿破仑战斗后恢复大国位置的第一步。

          最终的成果,自由派政府不做抵御,直接逃到塞维利亚—加的斯,然后向追上来的法军总指挥官昂古莱姆公爵投降,以保全生命。十万法军在西班牙保王军的配合下,几乎没遇到什么抵御,毫发无损的救出了国王一家,抵御最久的居然是俩游击队出生的巴斯克领袖,里埃哥在自由派投降前就被法军俘虏,后被保王党带到马德里处逝世。他后来成为西班牙共和国国歌的主角,左的标杆。虽然保王党最终成功,但国王也在这场骚乱中彻底失去了威望。自由三年时代通过的法案全体被废止,但转变还是有的,大部份贵族和保王党出于对费尔南多的不信赖,批准应当在时局稳固下来后树立法式议院并进行平和的改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