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nHblcBc"></track>
  • <track id="nHblcBc"></track>

        <track id="nHblcBc"></track>

        1. 如何评价真田幸村?

          先给结论: 一个被过度吹嘘,但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偶像 - 真田幸村既然题主问的是真田幸村,那么我就说真田幸村吧。但是事实上,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叫幸村。当然,这是夸大的说法,“幸村”之名最早见于大坂之阵57年后宽文12年(1672年)出版的军事小说《难波戦记》。因为这本小说的风行和高人气使得”幸村“之名在后代的史书中反而代替了正式的名字”信繁“。以至于连德川幕府编辑的《宽政重修诸家谱》以及真田信繁兄长真田信之后代子孙的松代藩藩史中也应用了“幸村”之名。所以,真田幸村的名字算是一个商定错成的典范案例。上一张真田幸村本尊的画像好了,我们就来简略讨论下真田幸村,哦不,真田信繁的个人生平吧!真田信繁诞生于永禄十年(1567),或永禄十三年(1570),作为小大名家的次子,多半也没有人会关注他的早年历史。当时,信繁的生父,也就是后来战国有名的“表里比兴之人”真田昌幸自己都还在做武田家的人质,筹备继承甲斐的名门武藤氏。因此,出生的信繁被叫做武藤弁丸。不过由于昌幸的兄长真田信纲和真田昌辉都在长筱会战(天正三年,1575)中阵亡。所以真田昌幸改回了本名并继承真田家。同时武藤弁丸也改名真田信繁,其本名“信繁”源自武田信玄之弟武田二十四将之首武田信繁。而真田家此时的义务是协同武田本家监督上杉家。1582年,织田德川联军动员甲州征伐,武田家消亡。真田表现恭敬,信繁作为人质被送往泷川一益那里。很快,本能寺之变爆发。泷川退出上野国。天正壬午之乱中,信浓,甲斐成了无主之地。而信繁也作为通过信浓的条件之一被泷川让渡给木曾谷的木曾义昌,不过很快信繁被胜利的转回真田家。仅仅三年后,第一次上田合战(1585)爆发,信繁又被老爹昌幸作为人质送到上杉家以换取上杉和气的条件。直到此时,我们都没有真田信繁出阵的记载,只知道他被越后的上杉景胜给予了川中岛地域价值一千贯的知行。相比日本战国期间的很多武将,真田信繁的初阵来的是晚了一些。不过也没有上面一位朋友说的那么夸大说是直到关原(1600)才来。当然,也没有风行文化(以日本的小说为主)中所说的第一次上田城合战(1585)那么早,究竟那次真正火的是他哥信之。个人以为信繁的初阵应当是在小田原征伐期间(1590)。当时信繁追随父亲作为北国军,被编入了石田三成配下的大谷吉继队,参与了针对忍城的攻伐 (鉴于整场战役的成果,估量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战绩)。文禄三年(1594),丰臣姓赐下,并获得从五位下左卫门佐的官位,因此,真田信繁在后世的通称也变为真田左卫门佐。真田信繁之名真正为世人所知是在1600年关原合战中所爆发的第二次上田城合战。当时少数的真田队对占绝大人数优势的德川秀忠势动员攻击。而在秀忠势退去后,信繁在9月18日和23日两度出击负责监督上田城动向的森忠政。 并夜袭了森忠政配下的井戸宇右衛門,奋战一夜后在凌晨追击,被时人视为勇敢的行动。然而,关原合战的成果导致了真田家的尽力是徒劳。信繁和其父都被流放到九度山,期间,真田昌幸在1611年逝世。信繁出家,法名好白 (好怪的感到。。。)。1614年,方广寺钟铭事件爆发,大阪方开端动用太阁生前遗产,广发好汉帖。作为丰臣家臣,前安房守的儿子,曾经的左卫门佐的好白也收到了拜帖和礼物:黄金200枚、銀30貫。已经苟延残喘了十四年,年近50的真田信沉重燃好汉志。开端招募曾经的旧家臣,带着儿子真田大助幸昌逃离九度山,选择进入大阪城 (这样的行动在关原中参加西军后被减封的大名中相当广泛)。进入大坂后,真田信繁与前黑田家臣后藤基次,前土佐大名长宗我部盛亲,大名毛利胜永,宇喜多家老明石全登成为浪人众的首领。而由于真田配下士兵统一着赤铠,并采取甲州流兵法配置,于是被称为真田赤备。然而相比由丰臣秀赖近侍组成的七手组,还有大野治房等丰臣家直臣,在大阪城里的浪人众并不总是受待见的。虽然真田信繁被给予军师的头衔,得以参与高层军事会议,然而他的建议多数被以为太过于冒险(真田等浪人偏向于先发制人的野战)而被大野治长为首的丰臣家臣否决。所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光中,真田信繁并没有直接参与丰臣军在大和,河内等地的战事。这种情形一直连续到真田丸之战。真田丸攻防战由于大阪城西面是木津川,北面水道密布,东面又有平野川和饭胜山,防御的重要弱点在南面平原地带。于是同为军师的真田和后藤两人都主意在大阪南面平野口构筑曲轮(出丸)。应用了地形的高下差,真田信繁安排了一个弦形的惣堀,树立了有三道栏栅,中央加设水堀的出丸(真田丸)。而在随后爆发的真田丸攻防战(1614年12月四日)中。真田信繁证明了他目光的正确,在与前田利常,井伊直孝,松平忠直的攻防中,真田信繁指挥有道。应用铁炮重创了前田军。最后,德川军在久战无果下退却。丰臣方获胜。然而,和谈开端。。。大阪冬之阵双方各队的布局图, 可以看到大阪城总惣南面有一座出城,这就是真田丸。期间丰臣方各种上钩,自己推平了大阪外城,填平了总惣,也拆除了包含真田丸在内的一系列防御工事。此处就不细讲了。反正到了1615年三月,丰臣和德川抵触再次爆发时,傻子都知道大阪已经成了无险可守的裸城,只有野战一途了。而大阪夏之阵重要由㭴井之战(4月29日) - 道明寺之战(5月5日-6日) - 八尾,若江之战 (5月6日)- 天王寺,冈山之战(5月7日)四场野战组成。其中道明寺之战和最后天王寺冈山之战和真田信繁有莫大的关系。道明寺之战㭴井之战战败后,4月30日大野治房回到大坂城立即进行军议,丰臣军持续向德川军应用迎击策略。排出的阵式为第一阵主将后藤又兵卫基次并以薄田隼人正兼相、明石扫部助守重为两翼于5月1日出城驻扎在平野等候东军;第二阵主将真田信繁,副将毛利胜永及福岛正守、渡边内藏助、大谷吉久、长冈兴秋等将驻扎于天王寺察看敌军动态。依照丰臣军议的成果。后藤队将充任吸引德川的钓饵,而真田等人将借机突袭德川,争夺一击而破之。5月5日深夜后藤基次带领2800兵出阵,方向为小松山。而德川方的水野胜成军的奥田忠次队也于5月6日清晨2时接到命令,请求占据小松山。其先遣队约60人在清晨与后藤队遭受,全军覆没。随后松仓重政立即由北侧进行铁炮攻击,但也遭后藤军歼灭。此时水野胜成赶至,弥补了松仓队的空隙;伊达军先锋片仓重纲队也超出大和口抵达战场;松平忠明队也由东侧动员攻击。后藤基次在三方包抄,已经难以固守小松山的情形下,下山向水野军猛攻,其英勇刚烈前所未见。战役中后藤基次遭到伊达队的铁炮狙击,落马,最后在部下介错下阵亡。而此时,由于气象不佳和地理不熟习等原因,本应前来夹击德川军的真田队却迷失道中。不过后藤队残军的对抗相当坚强,德川军直到6日正午时分才将后藤队击退,占据小松山。之后遇上来同样来晚了的后藤援军薄田兼相、山川贤信等队,德川也胜利击退他们。而真田信繁直到此时才得知前军战败,后藤基次阵亡的新闻。有传说真田信繁对自己的迟到觉得羞辱,说了“我还不如像右兵卫一样讨逝世算了”这样的话。真田队在誉田陵与前方败退下来的各队残兵合流,藉著军队易位,丰臣各队开端回击德川军。真田信繁与伊达政宗两军产生冲突,担负伊达先锋的片仓重纲的骑兵队突击了真田军,随后双方产生了剧烈的混战。虽然德川方的水野胜成命令追击,但伊达队以连日作战士兵疲劳为由谢绝。而另一方面,丰臣军得知了若江和八尾战败的新闻,真田也借机收兵归队,丰臣军在下午四时半开端撤离道明寺。天王寺,冈山之战下图为5月7日天王寺,冈山之战双方各队的布阵图5月7日,德川军筹备总攻大坂城。最后决战场地是在大阪南面的平野地域进行。此战丰臣方的先阵由真田信繁 (3500人)和毛利胜永(4000人)两队担负(毛利总势是6400左右,包含后藤基次和木村重成的残军) 。开战最早由毛利胜永和德川军先锋本多忠朝两军的铁炮互击展开。数轮射击后,毛利胜永率军突入本多忠朝(1500人)队中,讨取本多忠朝,此刻毛利胜永开启了日本战国最后一次无双,接连击破秋田实季、浅野长重、真田信之子真田信吉(真田信吉队2300人,其余各队数百到千人不等,总数4500-5000人)等队,此刻德川的第一阵已然崩坏。而毛利胜永队士气高涨,直接冲进了第二阵中松平忠直(13400人)的越前军右翼。此时,在茶臼山布阵的真田信繁(3500人)与和大谷吉治(大谷吉继子)、渡边糺(秀赖枪术领导役)、伊木远雄各队(约2000人)合流,配合毛利胜永队一起突击越前军。此刻,越前军后方的浅野长晟队(5000人)前来声援,却被误以为是寝反,导致越前军士气崩坏。毛利胜永也得以胜利突破越前军,开端攻击第二阵的访诹忠澄队并击破之。接着毛利胜永持续突破榊原康胜(2100人)、安藤直次、六乡政乘、仙石忠政、松下重纲、保科正光、讨取小笠原秀政,击破小笠原忠脩队(小笠原队1600人,以上诸队人数大约在数百到千人不等,总数约5500-6000人)。而此刻真田信繁一部也得以解脱松平忠直(并未消灭,这是一个要害点),开端朝德川军第三阵进发。于此同时。毛利胜永已经突入了德川第三阵。击破酒井家次、相马利胤、松平忠良、本多忠纯诸队而得以攻击德川家康本阵(第三阵总数约30000人)。而此时信繁也赶到,配合毛利队攻陷家康本阵。此刻德川军战况极度凌乱,德川家康身边只有小姓小栗正忠一人护卫。依据参与此战的藤堂高虎自传《高山公实录》记录,德川军此刻“御旗本大瓦解”。而据说听到传说的萨摩藩主岛津忠恒也当场表现“真田可谓自古以来日本第一兵,他使德川方半分败北”。然而岛津忠恒并未加入此次合战。而且他也不应当忘却还有个毛利胜永啊!而另一方面,布阵冈山口的德川秀忠队(23000人)因听到天王寺的枪声而筹备出战,虽然秀忠当时的军事参谋立花宗茂等人尝试禁止,但秀忠配下的年青武将们急于建功,贸然出阵,遭到了大野治房队(4600人)的突击。秀忠军先阵前田利常(15000人)那是出了名的战五渣啊,不敌之下退却,裸露出秀忠的本阵。而大野治房也趁机攻入了秀忠本阵,击退了酒井忠世和土井利胜队,此刻秀忠队也陷入凌乱。危急关头时德川秀忠本人也不得不提枪自卫。不过当时身为秀忠侧近的安藤重信和本多忠政等人却表现“敌军势寡,我军必胜”。随后在赶来声援的黑田长政和加藤嘉明协助下,秀忠军在立花宗茂,土井利胜等人的指挥下开端对丰臣军动员反攻(事实上这场战役秀忠的表示还是不错的,必定水平上还洗刷了二代将军“战下手”的名声)。我们再把视线转到天王寺,此时真田信繁在德川家康本阵中未能捕捉到德川家康,仅仅见到了德川本阵士兵因为忙乱而未带走的家康马印。而此刻冈山口的德川秀忠军已经得胜,胜利驱赶了大野治房。从冈山口方向赶来的藤堂高虎队(5000人)和井伊直孝(3200人)等队也开端从左翼包抄毛利,真田两队,但被毛利胜永击退。然而,真田信繁队此时处境相当不妙,因为其后方还遭到已经重整的松平忠直队(越前军)的回击。松平忠直队占据了茶臼山堵住了真田队的退路,真田信繁力尽后被松平忠直的铁炮大将西尾宗次讨取(关于此人史学界有争议,焦点集中在身为铁炮大将的西尾称是用枪讨取的真田信繁)。而毛利胜永在真田队坏灭后,因为从四方都受到德川军的攻击而决议退却。毛利胜永队在退却进程中再度大活泼。击退了先前被击败而回击的藤堂高虎队,引爆了早先埋入土中的爆药,遏制了井伊直孝、细川忠兴及其他德川诸队的追击,最后胜利退却回大阪城。毛利胜永最后还作为主君丰臣秀赖的介错,在完成义务后与儿子毛利胜家在谷仓中自刃。不过,毛利胜永另一个叫太郎兵卫的儿子却被德川方部队捕获,最后在江户被处刑。综上所述,我们不应当猜忌真田信繁是一位优良的,至少是高于当时日本武将平均水准一个档次的武将。特殊是他在冬之阵的真田丸攻防战中展现了很好的防守技能和战略目光,夏之阵中也证明了自己高人一等的勇气。就像当时见闻大坂城的战役的基督教传教士报告“丰臣军是真田信繁和毛利胜永担负指挥宫,他们以恐怖的气概和勇气数度进行猛攻,敌军的大将德川家康大惊失色,盘算服从日本的风气切腹”(豊臣军には真田信繁と毛利胜永という指挥官がおり、凄まじい気迫と勇気を挥い、数度に渡って猛攻を加えたので、敌军の大将・徳川家康は色を失い、日本の风习に従って切腹をしようとした)。德川方参阵的细川忠兴也表现“左卫门佐,在合战场战逝世,为古今前所未有的功劳”(左卫门佐、合戦场において讨ち逝世に。古今これなき大手柄)。此外,作为幕府方御用学者的林罗山也记载下真田军英勇突击德川本阵的事绩。而作为幕府大名大久保忠佐弟弟的大久保忠教在其所著作品《三河物语》中也记述了德川本阵在真田军突击下瓦解,而家康仅有小栗正忠左卫门一人护卫的窘境。然而,鉴于给真田信繁带来绝高声誉的大阪夏之阵天王寺战役中,相当一部分战果实际是他的同事,友军毛利胜永完成的(事实上还包含后藤基次,木村重成的残军2000-2500人,福岛正守,福岛正镇,石川康胜等队2500-3000人)。然而毛利胜永的名气在后世的风行文化中中却远远不如真田信繁。即使是江户时代的文人也说过“惋惜在后世只说真田而从不说毛利”(惜しいかな後世、真田を云いて毛利を云わず)。因此,我们基础可以料想,现在的风行文化中的真田幸村,必定水平上,是联合了两个人的业绩。这个特色到了日本幕末时代又被进一步增强。由于真田家,特殊是真田幸村在民间被以为是对抗德川家的好汉,甚至是德川幕府的克星。因此在倒幕活动尘嚣其上的当口,真田幸村便和源义经,楠木正成并列为日本三大悲剧好汉了。这三位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 武力对抗当时的幕府将军,并最后付诞生命的代价。最后,关于真田日本第一兵的名声起源于萨摩藩主的岛津忠恒。不过就像我之前所说的,岛津忠恒虽然受邀出兵大阪,但并未呈现在大阪战场上。因此他所得到的信息必定水平上也是道听途说的。此外,真田日本第一兵这话最早记载在《萨藩旧记杂录》,原文“五月七日に、御所様の御阵へ、真田左卫门仕かかり候て、御阵众追いちらし、讨ち捕り申し候。御阵众、三里ほどずつ逃げ候众は、皆みな生き残られ候。三度目に真田も讨逝世にて候。真田日本一の兵。古よりの物语にもこれなき由。徳川方、半分败北。惣别これのみ申す事に候。” 此书成书于倒幕风尚富强的明治30年间,因此可信度是要打折扣的。因为成书早于《杂录》的《西藩野史》中完整没有提到大坂之阵中关于真田的业绩,也丝毫没有岛津忠恒称颂真田的话语记述。对于萨藩旧记为何有岛津忠恒对真田的称颂被以为可能是倒幕时代,萨摩藩为了对国民塑造对抗幕府统治的好汉而假造的记录。不过,依据一些记载,我们得知岛津忠恒倒是称颂过德川军的井伊直孝的战功为“日本第一之战功”(“井伊扫部助殿日本一之大手柄にて候”)。所以个人以为很有可能是幕末,萨摩的一些倒幕志士出于政治宣扬的目标,偷梁换柱,把当年忠恒称颂井伊直孝的话嫁接到真田幸村身上了,然后塑造出这么一位德川幕府克星。风行文化中的真田幸村形象多半是这样:这样:或者这样:要么是这样:但真正的真田信繁在大阪夏之阵时已经衰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