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nHblcBc"></track>
  • <track id="nHblcBc"></track>

        <track id="nHblcBc"></track>

        1. 如何评价《东京食尸鬼》这部漫画作品?

          10月7日更新。 天知道我有多爱好这一话。 看着脑洞剧场实在是非常悼念,哈利波金是最现实也最暴躁的那一个,被那个遭遇壁虎调教的金木怼说“你就是声音大”,两个童年金木实力卖萌,240号全程噪音,佐佐木和事佬作风一如re刚开端连载的时候。尤其是两个佐佐木琲世,佐佐木时代是我最爱好这部漫画的时候(因为黑衬衫加灰领带的搭配很好看)。倒是独眼之王,全程没什么存在感只能被各种训斥复盘hhhhh(董香语文不好,不能给起名字)。另外这一话开头西瓜的蜜汁冷风趣真是逗笑我了,旧多式一本正经的“东京喰种 武斗传”,金木棍摆在那里被一众嘲讽和激励的情况,西瓜预感的套路写的真心不错。我个人对这种漫画里偶尔呈现的冷风趣抵御不能,像是零番队第一次开会时数到场喰种等级盘算功劳的桥段,真是出色呀hhhh。最后暴走的契机也是大家都想妹子了…没有妹子会逝世掉吧hhhhh。 话说回来,我以前一直以为金木每次演变都会接收此前人格的优毛病,从这一话看来倒像是不同的个体,每一个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情品德,争吵起来的样子也挺能让人共情的(来自一个一遇挫折就想一个人自言自语os情感失调的客户端),确切是tg好久不见的作风。至于剧情倒没什么好说的,反杀是最为俗套的一种走向,但没多少人想到金木会变成龙,就此暴走的话也挺吸引人的,等待龙参加金木脑内剧场。143吃屎吧石田……主角成王后被削成废柴就算了,最后还这么结束……玩脱了我就喰种一生黑……考完雅思回来追漫画,发明剧情略显诡异…对原答案进行修正,顺带放松心境。一开端我认为西瓜盘算用回归来浮现金木的提高,事实上仅在那一个时代的剧情上这个意图是能够体现的…可现在这个剧情走向让我有一种他要强行走老路的感到。说好的潇洒去逝世,打算了那么久,一句问候就带过了,个人感到是轻率且把监狱篇之前的精心筹备都给舍弃了,甚至走上了少年漫的套路…龙虾啤酒开瓶器我就不吐槽了,还是挺猎奇的…怎么说,并不是“想逝世”这个意图不能变,事实上随着剧情深刻这个意图是必需要转变的,但这个转变必需是合理合情的,并且理由充足的,否则就会显得黑发归来装个大b的主角显得有些可笑…本来当初的深沉黑暗重要是为了保证氛围,一转眼看到错误就要跟董香酱一起走了啦…那那个时候一副苦大仇深成竹在胸算什么鬼,不就是没睡醒吗。所以很盼望西瓜可以在之后的剧情上把“想逝世”到“求生”的进程刻画的明白一些。很显然,这几话的剧情把所有着力点放到有马及其与金木关系上,舍弃了很多我感到能够有所施展的部分。金木的心理状况刚才已经提到了,对四方的处置真是…一个从第一部雪藏至进的角色,其才能与作用无数次被各色人赞美和强调,目前看来flag高举,而他施展的最大的作用很有可能恼怒一击就是把鸣神打出了裂口……这让定位相当的呗叔叔怎么想…因为主角超出了ss层,所以原有的ss层顶尖人物就可以轻率退场了嘛…其他修正在原文后半部分。略作修正。原来懒癌不答题综合症患者,看了答复实在忍不住了…还是自己答一下吧,虽然可能会偏题就是了。首先作一个总括性的评价:之所以称呼东京食尸鬼是一部优良的漫画,是因为其是精良的画风、风行的元素、猎奇的设定与强烈人文颜色的综合,这其中最为主要的落脚点是最后一点,直接将该漫画的水准拔高到相当的层级。是的,注意,是漫画,小丑社的动画版本人不作评价(打斗如同flash,人物性情与外形全线崩坏,小天使党请不要喷,这是事实,动画版将所有人物都以所谓风行的人设扁平化了,也正是因为缺少理性的追捧者才使得东京喰种被黑的很惨)在答主来看,一部漫画的及格与否,取决于其能否以较高的友爱度逢迎市场,当然,如其他答案所言,漂亮的女主(董香在re正式成为女神),中二的男主(脑白金的应运而生),吃人等有意思的情节(逐渐被淡化),以及出色的打斗(西瓜迷之分镜很难成为出色)可以成为逢迎市场、赢得关注的主要要素,但真正将漫画这种花费主义时期的产物予以晋升的恰恰在于其中蕴含的内核。从这个角度来说,答主以为,《东京喰种》是一部充斥了文学性的漫画作品,这直接将其差别于大部分漫画,正如同纯文学差别于流水线小说。作者西瓜的材料鲜为人知,甚至连性别都不明,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断定的:这位一定是个尺度的文艺青年。大概与宣扬的方向有关,从一开端《东京喰种》和《伟人》《寄生兽》一样被打上了猎奇番、暗黑向的标签,而其动画制造又跟后者差上了几个档次,所以被黑也是着实没有措施的。但这不能影响人们对漫画的断定。答主的观点是,虽然充满血腥、神转折、打脸、烧脑等因素,从基本上来说,《东京喰种》是一部很美的作品。大概有很多人会不批准,但至少就答主看来,西瓜所有的文艺颜色都是为了成全这种美感,让我们回忆一下:无法进食的黑发金木走在银座的十字路口,人潮攒动,红绿交替,他却孤单得无人交谈。不敢面对故人的脑白金站在天台上吹着萧瑟的夜风,远处高楼上的红光忽明忽暗,而他眼神黯淡,凝视着着急寻找他的女孩子。v14的下水道里曼珠沙华盛开,穿着白色风衣的男子只是静静地一个人站在那里,脚下是一望无际的“逝世“和悲凉。琲世脚踩瓦砾,耳边响彻雄伟的圣歌,面对是猖狂而强盛的敌人,背对是亲人无助的泪水,刚毅的表情仿佛是在回想里索求着什么,却发明自己什么都不记得。再加上无论是开篇的卡夫卡《变形记》,还是re中与之呼应的《一只杂种》,穿插在T14花海的北原白秋,漫画的作者连续甚至是偏执地采取了大批的文学梗来隐射作品中的人物及其命运。例如,在第一部一开端便用格里高尔变成甲虫的故事来隐射金木的异变——这是颇有趣味的。对于《变形记》的宗旨至今众说纷纷,答主的个人看法是,作品只是想要描摹一种孤单的感受和境遇(至于是否是终极孤单则另说),这又恰恰与《一只杂种》不谋而合。无论是被“我”驯养的怪物,还是愚笨不会言语的甲虫,实质上都是被软禁在名为“他人不懂得”的笼子里,只是相比而言,半羊半猫的生物显得更加沉寂罢了。之后也谈判到,这种隐喻与漫画理念的呼应。除此之外,诗化的语言也晋升了漫画的可看性。在第一部开头金木因异变失控时对食物的神奇的比方(糜烂的鱼肚等)、第一部末尾金木回想中的自嘲(我牵着我的手,就像穿梭在横流而出的脑浆所保留的破碎记忆的裂缝间,无处宝贵,漫无目标地迤逦前行),re中琲世与金木在摩天楼上的对话,月山饥饿时的独白(正如我不屑一顾的阳炎,没有你的这个世界),联动着特定情境下人物的情感,现在想来都是非常令人动容的句子,很难想象这样一部作品的作者会不是一个酷爱文学的人,因为吃惯了快餐的读者们很难慢下自己的节奏去读这些冗长的文字,而往往更关注情节如何进展、义务如何动作,因此敢于大篇幅地引用和信手描摹的西瓜在答主看来是有那么一些偏执的可爱的。当然,这种偏执似乎也表示在他对塔罗牌的执着和两部作品的“对称”逼迫症上…这里答主并不懂得,不妄作评价。须要在这里强调的是,关于这部漫画的主题,不同于之前答案中重复强调的社会达尔文主义或是种族主义或是一般漫画的“爱与和平”、对错误的珍视,答主以为唯一的主题词只有一个,叫作“命运”。作者西瓜玩了一个很奇妙的花招,那就是,在每次描述主角金木研的自我修改的时候,都应用了不那么正面,或者说,缺乏“审美意味”的调子,这与其他的作品大相径庭。不妨让我们回想一下:漫画60余话被壁虎虐待,与脑中的另一人格对话,遂失控,极度狰狞地宣称“我是喰种”(至少没说出错的是世界这种中二宣言),染上了扳手指的恶习,不同于很多作品中暴走后的沉着装逼圣母情怀等尺度表示。第二次,在v14遭受逝世神后,双眼被戳瞎,脑浆横流,非常不雅观,一度失态成为蜈蚣,即使以基友和北原白秋自我压抑也未能胜利。第三次,和菠萝王的交手,最艰难美感和使命感的一段。一个为维护他人而拼命地形象跃然纸上,与此前的金木研不经意地重合了,琲世的回眸将悲壮的情感渲染到了极致。答主也认为西瓜忘却了第一部中“想要拯救他人,先要拯救自己”的教训,盘算让主角回归前路了……但万万没有想到啊,他竟然变成了这样……似乎是暴虐更胜以前,在西瓜这里,除了佐佐木君以外,其他时候的金木从未同时满足过“强盛”和“温顺”、“理性”这几个要素,总是在极度的癫狂失态和温顺中切换着。那么,曾经被答主以为最”好“的主人公是不是就是佐佐木琲世呢?答案是否认的。他再面临重创时不仅暴走,更是癫狂到记忆错乱的田地。疼痛让他没有措施宽恕现在的“爸爸”有马,也不能干脆地废弃自己的立场,这也决议了他只能是一个“梦”,一个抵触漩涡中的过渡品,看似完善正派强盛仁慈,却是虚伪的。转回来,“命运”到底是什么样的?早在第一部连载之时,已有很多读者不满足于主角金木研的弱气,将其视为和碇真嗣一般的废柴。西瓜笔锋一转将发色描白成为脑白金后,就呈现了大批的声音,认同其中二的要逝世的价值观(动画在这一段推波助澜得似乎很开心,大概这样处置让青少年比拟易于懂得和接收吧,但我还是要说,当我听到那句“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的画蛇添足的时候为难症是真的犯了),即优越劣汰。殊不知早在第一部中后期脑白金自己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过错(节点是变成半赫者蜈蚣而失控)。一心希求变得更强的金木被尚有余裕的神代轻松击败,之后又因为默念着“是我的话,必定能做到”这种话共喰而发疯。这一段狠狠地扇了金木,以及认同抢夺者的人的脸。显而易见,即使是主角,也不会因为光环超出终年累月的锻炼,更不会仅因为想要守护、想要变强这种心态就碾压更为年长强盛的他人。每个人都会遇到比自己优良得多的竞争者,如果优越劣汰的准则被确立,最后损害的必定是自己。相对的,re开端连载时的佐佐木琲世更符合少年漫主角一贯的样子:聪慧,温顺,对错误的维护无以复加,向往着强盛的师长。所以在对待“金木研是否会回归”这个问题上,笔者一开端也以为西瓜很有可能改邪归正了,想换一个正能量的主角来终结悲剧,可事实是这个样子的…到了这里大家都看出来了,至少目前为止,金木研心坎独白里的欲望不是错误,不是和平,不是像之前一样盲目地尝试拯救他人。这也正是让答主感到赞叹的处所。人们会很轻易地囿于偏见,断定一部作品的价值观是否政治准确,但答主个人以为,与良善的价值比起来,更为主要的是审美。金木研作为作品的主人公一直处在风口浪尖的地位,但从未享受过相应的好处。在本来的角色定位上他盼望,盼望强盛,盼望维护他人,无论外在温顺与否,无论发色黑白,他都一样惧怕着孤单,一样对名为“爱”之物无比饥渴,这在实质上是一种病态的心理。将他人认同作为自己生存的唯一基准,最终迎来的是《东京喰种》中的毁灭,是《东京喰种re》中的诈骗与圈养。那么,即使在诈骗里变成圣母更符合人们的等待,也无法容忍着这样假装着的自己。我们回到后现代颜色越来越浓的都市生涯里就能够发明,这样的场景并不少见——人们虚伪地活着。有人爱他人关注他人胜过自己却忘却了自己本质上也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感情需求。有人猖狂地寻求力气财富和人脉以至于忘却了初衷。有人选择隐忍难过,遵从别人。这正是《东京喰种》有趣的处所,这些形象以好的开始被塑造,又在作品里被解构,以“成长”的方法互相转化着。“认识你自己”没有被人们铭刻,你是不是也会时常忘却呢?在某个深夜里应该和过去和将来的自己交谈这样的事情,或许比委屈自己做的很多事情都要主要的多啊。所以,为什么是东京?为什么是国际化的、纷纷的、光怪陆离的大都市作为作品的舞台?不止是因为都市里的人们开端逐渐习惯于“互相进食”、“抢夺资源”这样含糊的隐喻,而是在这里,我们往往忘了自己是谁。正是在这种信心的支持下,想起了一切的全新的金木研才作为主角取代佐佐木琲世再次出场,接收了自己的弱小和之前的一切,以及那个不堪的自己。这是差别于此前脑白金中二+圣母出生的要素——接收了自己,承认了自己的欲望。此时此刻,虽然性情和表示上不符合民众的等待,但主人公第一次算作是有尊严而独立地活在了作品之中,成为了自洽的状况(虽然并未因此完整中二而丧失此前的情感,但也并不意味着没有可以修改之处)。所以才会从看似准确的温顺,变成“好事坏事都好”,因为外界的认可与此前相比,终于不那么主要了。回想全篇漫画,虽然对今后的走向一头雾水,但能够断定的是,这个金木也会遭遇难以忍耐的挫折。所谓“命运”,不是岁月静好,不是杀神杀佛,不是仅凭一时的中二意气可以转变的,也不是抱着看似美妙的信心就可以克服的。当那个文艺青年因为莫名的事故像格里高尔一样变成怪物的时候,他就已经开端身处命运之中了。所谓命运,就是自认为的温顺被人蹂躏,就是被虐的狗血淋头自认为爆种但帅不过3秒的为难,就是想要做自己做不到的事情的执着,就是诈骗自己和被别人诈骗,就是不停犯错。所以无论是依据作者的爱好还是其看法,看似出风头的金木必将在下一个篇章在此被打回本相。事实上也确切被狠狠揍了一顿…卡夫卡曾经感慨过,我们的生涯之所以是生涯,恰恰在于其不可预感。我们并非依照自己的意志,而是在传送带上被带到我们不知道的处所。诸多文学家最终走入了存在主义的穷途末路,如同太宰治。作为人能够做到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在认识和接收自己的前提下,去做力所能及之事。至于那是衔接种族的救世主还是普通的咖啡馆侍者,谁在乎呢?现在看来我会错意了,西瓜盘算玩一发大的,来印证太宰治那句斜阳中的名言:人生来就是为了革命与恋爱。这种把作品的抵触从主角自身带到更高格式、更巨大世界观下的奋斗并没有什么问题,但以西瓜的功力,不黑不吹,我感到很难驾驭,这在近几话剧情中人物的塑造疲软中已经有所体现了,他开端为了剧情而遣使人物,而非按照人物来发展剧情了。这是一个令人担心的趋势,要知道即使是《寄生兽》这种优良的作品也有意的把持限缩了自己的格式,避免了过于巨大的场面和政治博弈,以免呈现无法驾驭的剧情。盼望西瓜不要玩脱了吧。最后还想要弥补的就是,《unravel》对于《东京喰种》的动画来说过于奢靡,换言之,动画基本配不上这么好的配乐。我底本对日本的硬核音乐并不懂得,以此为契机的得到了很多新奇的音乐体验。而且凛冽时雨和tk的才干,似乎在抒情的曲目上有着更好地施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