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nHblcBc"></track>
  • <track id="nHblcBc"></track>

        <track id="nHblcBc"></track>

        1. 黑泽明的电影伟大在哪里?

          日本50,60年代的电影黄金时代,真是人才济济,经典频出,无论是导演,演员还是编剧。

          几个大导演的作品也是各有特点,如果从观众易接收的水平来看,可以用酒的度数来做一个对照。

          成濑已喜男的作品最是平和绵柔,35度,非常入味。他的《浮云》《女人步上楼梯时》百看不厌,小津也说,他拍不出《浮云》这样的片子。

          小津安二郎的作品画面清洁整洁,人物清新自然,38度的好酒,最爱好他的三秋:《秋日和》《小早川家之秋》和《秋刀鱼之味》。

          沟口健二的作品就要繁重一些,46度,如同《祇园歌女》中的姐妹,苦中求生。

          而黑泽明的作品,就如同他的名字,黑白分明,立意决断,毫不遮蔽,是56度的烈酒。

          加上他的黑白片子,反差要高于一般的日本片,更接近于欧洲的口味,所以不易被一般的观众所爱好和接收。

          然而爱好他影片作风的影迷,却难以割舍黑泽电影的奇特魅力,再品其他的电影,反而会感到谈而无味。

          比如,他的讲利己主义的《罗生门》

          讲被就义武士的《七武士》

          讲阶层分化与对峙的《天国与地狱》

          讲命运与捉弄的《乱》

          作为剧作家的黑泽,很多都参与了编剧,使得影片充斥了戏剧冲突,跌宕起伏的人生和剧情无不让观众唏嘘不已。

          黑泽鲜明的立场和拍摄伎俩,甚至在拍小市民题材时,也和成濑和小津完整不同。

          如果说成濑是平视角,小津是低视角,而黑泽,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上帝角度。

          例如他1947年的作品《美妙的星期天》,接收了许多意大利和德国黑白片的拍摄伎俩,与弗里茨.朗的表示主义作品有异曲同工之妙。

          时移世易,黑泽明这样的导演和作品,估量在亚洲是无人能够超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