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nHblcBc"></track>
  • <track id="nHblcBc"></track>

        <track id="nHblcBc"></track>

        1. 有哪些囚禁病娇黑暗类的言情小说推荐?

          《才不信你暗恋我呢》

          高一那年,陶家接来了一个农村穷小子。 宁静缄默,成就好还上进。 只有陶苒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陶苒天天都在想,嗨呀我得弄逝世他,这人一看就坏,要是以后他发达了,我们陶家要完蛋的呀。 然而她不知道,她讨厌的小坏蛋。 暗恋她。 ~ 魏少感到,像他这种坏人,浪天浪地没心肝的。 难得容忍一个人作天作地,还感到她可爱。 想把心给她,却被她甩了。 她总得付出点代价的。 冉冉东升,日落西沉。 自从遇见你,我再不可能爱上别人。 1,甜宠苏文。 2,改为单线,主校园。 男主前期农村来的心机boy,后期霸道总裁。 3,拒绝ky,不爱好就点叉,望文明看文。 4,排雷:后半部分偏虐,狗血,慎入。 欢迎找我玩 谢谢我家匡匡做的封面

          《宋先生的宠妻打算》这是评论里某个小可爱推举的哦

          他刚从精力病院里出来,第一件事就是趁着夜黑绑架了她。 七年前的初遇,只因为她爱好极了洋娃娃,为了逗她开心,他便一步一步成为了才干横溢的服装设计师,即使是他住院期间也备受世人注视,他拥有让世界都为之惊叹的手指,他画下无数画稿,却独独只为她一人亲自裁衣缝纫。 他是乖戾缄默的极端偏执症患者,他亦是爱她入骨成痴的宋清珏。 她没有想到,七年前的一次相遇,培养了如今这一段纠葛不清的孽缘,更没有想到,她会在无意之间成为少年全体的世界。 她,白络络,一个平常的上班族,她终生的欲望就是想好好工作,再找个男朋友谈婚论嫁,奈何半路杀出个精力病,她竟然被他绑架了!可哪个绑架犯会像他这样?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给她洗澡抱她睡觉为她宽衣。 更让她震惊的是,面前这平和的绑架犯不仅把自己的一切都自动送给她,甚至还外带逼婚和无偿献身?

          《痛仰》

          这俗世,叫人阵痛。——前排提醒:文章男女主皆不是善茬,反面,不值得学习。抽烟有害健康。自此娱乐,任凭咒赞。你我山前没相见,山后别相逢。

          《你别太迷人》

          【文案一】十年,从十八岁到二十八岁,谁都不知道宴非白一直深爱着唐晚。爱得如痴如醉,泥足深陷,无法自拔。只要能把她留在身边,他甚至可以不择手腕......【文案二】多年后重逢,唐晚因为工作原因必需笼络宴非白与自己合作。男人坐在轮椅上,神色淡薄,“只要你愿意跟在我身边,我就答应。”没人发觉他垂着的手一直逝世逝世叩在轮椅上,骨节都泛了白。———压制了十年的怀念,见她一眼便泥足深陷—暗恋成疾,誓逝世欲摘娇花【温顺绝美制片人女主】X【为女主神魂颠倒的阴郁偏执商界大佬】浏览提醒;,真滴阴郁偏执不好惹,前期坐轮椅,腿没问题

          《病态抢夺》

          十六岁那年,安漾家里住进来一个生疏美少年,阴郁寡言,不爱说话,她想和他好好相处,他却对她爱搭不理。 直到后来,十九岁,大学,即将分辨,一次意外,她撞见他,在梦里,叫她名字。 * 从京城被放逐到遥远的江南小城,原燃在暗无天光的世界里独自待了那么多年,桀骜冷淡,终于遇到一缕唯一的光。 可是这缕光还照着别人,让他无法克制的烦躁,烦闷,终于有一天,把持不住的,下手抢夺。 安漾做梦也没想到,有朝一日,会被自己曾仔细照料,温顺呵护过的少年狠狠按在墙上,要挟她,再也不许对别人笑。 * 这么多年间,安漾只求过原燃两次。 一次在少年时,他还在她家,原燃发狠,把欺侮她的男生打破了头,她哭得眼睛湿漉漉,求他住手。 另一次,在多年重逢后, 男人吻干她的眼泪,附在耳边,喑哑沉沉道,“我想要你,你也,只能有我。” —— *救赎文。 *男主偏执狂加小变态,开窍后占领欲爆棚,不喜勿入。

          《恰似寒光遇骄阳》

          “这家伙,口味是有多重,这都下得去口?”一觉悟来,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爆炸头血腥纹身脸化得像鬼,多看一秒都辣眼睛。重生前,她另有所爱,一心逃离,对他恨之入骨。重生后,她瞄了眼床上的美色,严正思考,这事后留下暗影的,貌似应当是他?上一世头脑被门夹了放着绝色老公不要,被渣男贱女所害,被最信赖的闺密洗脑,落了个众叛亲离的下场。这一世,任各路牛鬼蛇神处心积虑巴不得她离婚让位,不好意思,本小姐智商上线了!

          《总裁他是偏执狂》

          他是曾经患有自闭症的总裁,在空泛的世界中,只有她能够让他感到安心。因为她,他一夜之间,毁了B市最大的夜店;因为她,他拍下了一组艳美到极致的照片,轰动一时。他霸道地把她禁锢在他的身边,摧毁着她所爱好的东西,只因为想要得到她的爱好。她感到自己很衰很倒霉,他基本就像个疯子似的,偏执而决绝,他那猖狂的独占欲,让她觉得惧怕。当她启齿要他放了她时,却没想到他竟然真的答应了。“琪琪,我放你只放十年,十年之后,你必需只属于我一个人。”她认为他这句话不过是一个玩笑,却没想到,十年之后,他再度呈现在她的面前,耳语呢喃着,“琪琪,我好想你。”

          《乖乖爱好你》

          【文案】梁从星第一次见到易桢,男孩子清洁斯文,在医院的大楼里,侧身替她挡掉一只飞来的钢表。言语平和,问她有没有受伤。却没想到,他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身形颀长的少年,站在巷子角落,眼眸阴鸷,满身是与外表不符的戾气和阴森。他丢掉手里的砖头,在她身前蹲下。白净清洁的指节还沾着血,在衣角擦过,然后轻轻扣住她的手段:“你是我的,谁也不许爱好。”CP:霸道偏执X外冷内甜

          《逝世也不离婚》

          文案一:身为一个大学生兼网红,穆暖苏成名不是因为她的美,而是她的壕。更讨人爱好的是,她不仅壕,还慷慨。美丽衣服!送送送!大牌包包!送送送!限量首饰!送送送!只要她开心,不管多贵的东西都可以送出去。在粉丝眼里,她是有钱任性的单身小仙女人设。没人知道,她早在20岁诞辰当天就被人拎进民政局领了证。这一年来,她一直作天作地,等霍之洲和自己提离婚。离婚协定书没等到,她倒是先腻烦了这种金丝雀生涯。某天,穆暖苏借口学校运动,留了个信息就躲到外地。当她哼着小曲打开酒店房间的门时,她腿软了。霍之洲一脸阴森地站在床边:“宝贝,我对你还不够好吗?就这么想分开我?”穆暖苏仓促摇头,看着床颤抖:“不,不是的。”霍之洲的手摩挲着她苍白的脸:“怕我?”穆暖苏点头,盼望他能温顺点。霍之洲低头吻上她的唇,强势且缱绻:“别怕,只要你别分开我,要什么我都给你。”文案二:在他人眼里,霍之洲是个近乎完善的存在。他不仅年少有为,才能出众,外表也是无可挑剔。对于女性来说,霍之洲唯一不完善的处所,大概就是他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结婚两年来,他从没有带妻子在公开场所露面过。渐渐地,圈子里关于他不过是商业联姻、夫妻间毫无情感的谎言甚嚣尘上。一次采访,有记者勇敢地问了他这一问题。霍之洲转着无名指上的戒指,表情似笑非笑:“哦?”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明白,所谓“联姻”,是他蓄谋已久的一场“强取豪夺”。【浏览指南】1.恃宠而骄的千金X占领欲强腹黑总裁 7岁差 SC 甜文 2.先婚后爱(女主),男主爱好女主很久。

          《黑白》

          他是至纯的黑色,她是纯净清透的白。从遇到她起,他就不曾盘算放走她,这是一种执念。哲学上这样定义它,一个人过火专注于某事某物,长时光失守于某种情感,这一情结就会成为有形,将之约束住。而他,有执念,亦有将之履行的资本。于是他终于出手,亲手折断了她的翅,从此把她禁在身边。简略的说,就是一个妖里妖气的黑帮少爷看上了一个白白皙净的良家妇女然后就不让她走了的故事

          《待你心里不挪窝》

          易胭从没想过,分别多年后她和苏岸相遇会是在这种情境下。他一身便衣,坐在病床上让她缝合伤口,两个人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易胭很明白,苏岸不再是多年前那个一逗就会脸红的害羞男孩了。缝好背上伤口,易胭看着苏岸穿上衣服筹备分开,她终是忍不住唤了他一声:“苏岸……”苏岸不作停留,决绝拉门分开:“你认错人了。”然而就是那天晚上,缉毒大队队员发明他们苏队去趟医院回来后,眼眶都是红的。

          《我非你不可》

          文案一 陆家少爷陆行舟性子孤僻,寡言少语,因外形冷峻,无所不能,被人戏称“陆神” ,高高在上,只可远观不可拥有。 后来,人们看见陆行舟在大庭广众之下半蹲在苏晚面前,抬手帮她擦泪,低声温顺地哄着。 “都是我的错。” “晚晚,别哭。” 苏晚咬唇,轻声控告:“你欺侮我。” 陆行舟不容置疑:“我该逝世。” 吃瓜群众:“????”

          文案二 那年离开,陆行舟对苏晚的最后一句话是 “陆行舟是要娶晚晚的。” 坚定恳切,言之凿凿。 多年以后,久别重逢。 陆行舟在新产品宣布会忽然慌了神,促忙忙地推开人群,直直走向留洋归来的美女记者苏晚。 苏晚笑得两眼弯弯,把话筒递到他面前,问:“陆总,外界好奇,你什么那么多年还是一个人?” 陆行舟清冷的眼变得炙热无比,他直勾勾地看着她,哑声道:“等你。” 我这一生,非你不可。 ——陆行舟 小剧场: 陆行舟恋情浮出水面,爆料视频让人脸红心跳。视频里,陆行舟把苏晚压在墙角处,眼光暗沉,拉住苏晚的手指向自己的唇,诱惑道:“晚晚,吻这。” *又甜又暖。 *校园-都市(主),久别重逢,甜而不腻,男主爱女主爱到无法自拔的那种。

          《病名为你》

          外软内酷清冷少女X耳聋体不弱的病态二世祖 时念念第一次遇到江妄,是在派出所门口,少年脸色淡的染不上任何情感,是病态的白。 后来,她听说江妄就是去年一中传出消息,那个把学校老师打进医院的校董儿子,他听力出了问题,还被关进监狱半年。 时念念认为,江妄是最不能惹的校霸。 时念念认为,在江妄脸上看不到任何有情感的表情。 直到她看到了江妄脸上因情|欲而沉溺的脸色。 少年身上的酒味和衣服上的皂角混杂在一起,勾出异常清冽暗昧的味道。 他下颚收紧,眼光沉沉,抑制而隐忍的在她耳边低声说—— “小结巴,我喝了酒,现在特殊想亲你,可以吗?” ** 若世上只有那一个纯粹清洁的灵魂,不论她是否会浸染罪行,都将是属于我的。 你是我的妄图,我的念念不忘。 众人判我下地狱。 而你宣判我无罪。

          《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

          前世,秦可的姐姐嫁给霍家大少霍重楼,却因为发明对方毁容,连夜逃婚。秦可作为替身,被养父母骗上了霍重楼的床。后来被他金屋藏娇,被姐姐诡计算计成了残废,到逝世都没能逃过那个男人。重活一世,回到16岁,秦可决心解脱宿命。她救下前世火场里冒逝世救过自己的校霸霍峻,却意外发明对方就是毁容前的霍重楼。为了躲开他,秦可把自己前世的一切假装给倾慕霍峻的姐姐,拼尽心思让霍峻爱上姐姐疏离自己。然而到头来,那个狠戾偏执的少年偏偏还是盯上了她。秦可:“你不是最讨厌骄傲的女人?”霍峻:“那是在你以前。”秦可:“……”霍峻戾声低笑:“从今以后,你什么样,老子就只要什么样。”*前世秦可对床笫之事什么都不懂,白纸一张,是被霍重楼全随自己爱好雕琢出来的。到这一世,那些细枝末节深刻骨髓而未改,即便只余残末,也勾得霍峻逝世去活来。后来,无数次夜里他被她勾得魂魄全消又恨得咬牙切齿——“在我之前,你到底还跟过哪个男人!?”秦可笑也离续,看他发疯,只勾勾唇:“……你猜。”

          暂时就更这么多 如果爱好的人多的话还会持续更滴

          爱好就留下一个赞叭

          谢邀

          《娇软美人》

          重生回十九岁,苏菱起誓,这一世绝不要重蹈覆辙。她要维护家人。进击娱乐圈。最主要的是,不要被秦骁看上,不做他的娇软情人。秦骁有个机密,他有点特别嗜好,还爱好纯情娇怯的美人。直到苏菱呈现,小美人从头发丝到足尖都符合他的口味。惋惜她厌他入骨。明灭的灯光,他舔舔唇角的伤口,低头看她怕得要哭的样子。秦骁:……卧槽心给你心给你,哭起来都他妈的好看!【软萌重生小美人X霸道二世祖】苏菱前世最怕他动情时的三句话:菱菱好乖。菱菱叫得也好听。菱菱说爱我。爱你妈个头!滚犊子。

          《他又炸毛了》

          这世上,许初年最爱的是苏南沫,只爱苏南沫。 苏南沫刚诞生,八岁的许初年就迫不及待地将她搂进怀里,好奇的不得了,阿妈问他爱好不爱好,他望着怀中粉嫩的小脸,甜甜的笑。 “爱好!” 从此,他带她呀呀学语,蹒跚学步,被宠溺成习惯的她,本认为他是无坚不摧的。 终于有一天,到了叛逆期的小南沫凶巴巴。 那是他第一次哭,哭的委屈坏了,逝世逝世地抱着怀里的她,下巴就搁在她颈子里,脸庞紧密地贴着她的脸,发出断断续续的抽泣。 “沫沫说讨厌我……” 大颗大颗的泪水沿着脸落下,眼睫毛也覆着水汽,唇瓣发抖着抿起来,整张脸猛然埋进去,溢出哀哀嘶哑的哽咽声:“沫沫……不能……不能讨厌我……” 阿妈的额角不由得一跳,隐隐作痛,转而望向他怀里的小丫头,神色一沉:“沫沫!” 她大眼睛登时瞪圆了,吓得依偎进他怀里,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箍在腰上的手,低柔唤道:“阿年哥哥……” 他闻声抬开端,露出一双湿润的眼睛。 她的心一紧,软嫩的小手便覆住他眼皮,轻轻地擦拭,声音娇软:“刚刚是气你的,我最爱好阿年哥哥了。” 只这一句,泪眼里瞬间烁出亮光,巴巴地眨了眨眼。 他浑身的力量也一瞬松软下去,仍心有余悸,连忙吻了吻她的脸,温顺的唤着:“沫沫,沫沫……” 少年眼眶通红,笑得满足:“我也最爱沫沫!”

          《绿茶女的上位》

          一、 乔奈觊觎她叔叔多年,一朝终于长成窈窕淑女,还来不及发挥出一肚子红颜祸水的秘籍,便惨遭隔壁的优等生半夜砸窗进房,“坦然相见。” 令她终生难忘对方踩着玻璃渣,踏在她床单上血淋淋的红脚印: “终其一生,你只能是我孟殷的人。” 二、 孟殷被老爷子强押到军队成为特种兵那天,一家人激动的无以复加,眼看孟殷三观清奇,全家老少无时不担忧自己家要出一个反社会的危险分子。 成果没等到孟殷融于参军大队的好新闻,警局来电: “孟教授您好,您儿子涉嫌一起绑架案。” “什么?!他绑了谁?” “当红女明星,乔奈。” “……” 三、 “爱上你的那刻,我便背叛了信仰。” 心机女VS蛇精病军官 另类青梅竹马。

          《他如风抢夺》

           爱到极致不是撒手,是占领与追逐。  ……  自从尤念失去记忆后,她变得越来越乖了。  于是裴然收敛了那些折磨她的手腕,势必要把她宠坏。  .  一场车祸,尤念失去全体的记忆,她唯一能依附的亲人只有自己老公,可不知怎的,每当她老公靠近她时,她就会不由自主的颤抖。  尤念知道,这是一种本能的惧怕。  “你抖什么?”  当裴然再次将她抱入怀中的时候,尤念又开端抖了,听到裴然略带危险的语气,求生欲强烈的她赶紧转身抱住了他。“我、我冷。”  男人幽黑的眸子又沉了一分,他勾了勾嘴角,捏起她的下巴亲了一口。  “乖,冷就抱紧我。”  *  尤念见过最烈的风,是裴然在她一无所有时,对她强势的抢夺;  而她也见过最温顺的风,  那是在深渊中探出的锁链,不伤她分毫,只将她温顺拥抱。  伪温顺真阴狠系病态男主X真娇软真失忆系女主  女主失忆前后两副面貌,只有一副是真的。  男主的面貌随着女主的态度而转变。

          《暗黑系暖婚》

          笙笙,笙笙……他总是这样唤她,温顺而缱绻。别人是怎么形容他的,一身明华,公子如玉,矜贵优雅,呵,那是那些‘别人’没有看见过他拿着手术刀剖尸时的模样,那时他的一双眼被血染得通红通红。他有个温顺的名字,叫时瑾。姜九笙第一次见时瑾,在她公寓的电梯里。“你的手真好看。”她由衷地赞叹,眼睛移不开,“我能……摸摸吗?”他诧异。她说明:“负疚,我有轻度恋手癖。”他犹豫了比拟久:“负疚,我有轻度洁癖。”顿了一下,很认真,“只摸一下可以吗?”摇滚巨星姜九笙,是个恋手癖,新搬来的邻居是个医生,凑巧,拥有一双她很想很想私藏占领的手。后来,在他们新房的浴室里,他背着身,拿着手术刀,满手的血,满地的血,一地残肢断臂,从那堆血肉含混的骨骸中,依稀能断定出是她捡回来的那只流落狗。她问:“你在做什么?”他说:“尸解。”她后退了一步,却被他按在了浴室冰凉的地板上,将她的衣服撕碎,满地的血染在她雪白的皮肤上。他说:笙笙,若是能选择逝世亡的方法,我盼望逝世在你身上。他说:笙笙,医不自医,我是病人,血能让我高兴,让我杀害,而你,能让我嗜血,是我杀害的根源。他说:笙笙,救救我,你不拉住我的手,杀了所有拽走你的人之后,我就要杀了我自己。她拉住了他的手,说:时瑾,地上有血,会脏了我的鞋,我要你抱着我走。她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愿意陪他堕入地狱。他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愿意为她放下屠刀。备注:本文治愈暖宠风,1v1双处,摇滚巨星和天才医生的互宠日常,讲述一只变态黑化美人医生是如何‘温润如玉’地将神坛巨星拉到地狱一起……滚浴缸的荡漾故事。

          《付先生的占领欲》

          我盼望你身边的人看不见你我盼望你的身材和灵魂都属于我我想把你囚在我身边哪里都不让你去——付斯年。叶清安有个邻家弟弟,从小就爱好黏着她,独占欲更是强硬到不容许她跟任何一个男孩子说话。叶清安底本不认为然。小孩子而已,怎么会清楚什么是爱好。直到她看到付斯年背着她将别的男孩子一拳打倒在地,美丽的黑眸中划过一丝凶恶,恶声恶气地要挟道:“离清安远点,不然我不会放过你。”本来这个比她小了三岁的弟弟,心思却如此庞杂。叶清安逃了。*多年以后。付斯年把玩着叶清安的照片,骨节分明的手指划过她的脸,他面上似笑非笑道:“我回来了。”清安,你跑不掉了。

          《偏执的甜》

          北城的霍家三少是圈子里著名的翩翩公子,优雅,绅士,卓尔不凡。 但南辞却知道,那个男人斯文内敛的外表下,是怎样恐怖的黑心肝。 ※ 他捏着她的下巴,似笑非笑,问:“怕我?” 她硬着头皮,怯怯点头。 他微笑俯身,薄唇轻贴在她的耳廓,像恋人般密切低语。 “那也得忍着。” 后来,她被他的寻求者浇了一身柠檬水。 他知道后,泼回去十杯。 末了,拿了块手帕慢条斯理地擦着手,依旧像往常那样,似笑非笑:“谁给你们的胆子,碰我的人?” “以后对着别人不须要忍受。” “包含你?” “……除了我。” 欺侮你这件事,只有我能做。 ※ 偏执腹黑占领欲超强独宠女主大尾巴狼 × 战役力慢慢强盛但就是干不过男主娇兔子 ※

          《他的金丝雀》

          被逼迫和一个不爱好的人在一起是什么感到呢? 董慈阅历过后答复: 先是排挤无法接收,然后懂得被他激动,继而爱上他,最后——再也离不开他。 ☆★☆★☆★☆★☆★☆★☆★☆★☆★☆★ 董慈曾这样问景容: 有人告知我,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那是不是说,我自动点儿走入你怀中, 等哪天你厌倦我了,就会放我分开? 当时景容闻言怔了一下,黝黑的眸子幽邃的注视着她,潋滟而妖冶, 半响后,他缓缓的勾唇一笑,很是漫不经心。 他说:或许吧。 然而其实景容没有告知她的是:在得到她后,他只会加倍对她好。 究竟,他好(不)不(择)容(手)易(段)才将她得到,疼爱还来不及,怎舍得放她分开。 身娇体弱的清冷小美人x强娶豪夺的霸道偏执狂 清凉系强宠文,前期校园强宠,后期婚后强宠。 ----------------------------------------- 1.1V1甜宠微虐随时甜甜甜,女主弱弱弱,娇娇娇。 2.男主占领欲超强,偏执又强势。

          《权少追妻N次方》这本看得我很是压制

          三年植物人,她从生疏的床上醒来,一无所有,父母已逝,只留下3亿欺骗巨债。“要么进娱乐圈做外围女还钱,要么,嫁给我!”总裁大人冷淡求婚。“可两个我都很感兴致,都想做,权大总裁不介意戴绿帽子吧?”她想都不想地答。当她扛着巨债风风火火嫁进豪门,却意外发明自己被逼着打过胎,而罪魁祸手……正是他。

          《最好不过明天见》

          蒋京明身家不菲,背景深厚。他是矜贵的天之骄子,可陈慢一和他在一起只感到很疲乏。 蒋京明:别想,不分。 究竟陈慢一的命是他当年徒手从地震废墟里挖出来的。 * 蒋京明在陈慢一面前是个风采翩翩的温润公子。 在其他人眼里他却是个暴戾深沉无人敢沾惹的男人。 阴沉森霸道蒋先生X身娇体软可爱的陈小姐

          《偏执溺爱》

          :沈亦欢陆舟部队里大家都知道,他们的陆队长背上有一处夸大浓烈的纹身。像一幅画,用最浓厚的颜色与最明媚的笔触画下一枝樱桃藤蔓。有援疆女医生偷偷问他:“这处纹身是否是纪念一个人?”陆舟脸色寡淡,捻灭了烟:“没有。”我的爱繁重、自私、黑暗、失望,而我爱你。“我多想把你关在不见天日的房间,多想把你心脏上属于别人的部分都一点一点挖出来,多想纠缠不清,多想一次次占领你,想听到你的哭喊,看到你的胆怯,看到你的屈从,直到你不敢再分开我。”

          《只爱你的偏执狂》这本有点虐

          很多年以后,某杂志采访人人称羡的施氏夫妇时,讯问他们对于多年来的夫妻生涯有什么感触。施先生只说了四个字:得偿所愿。施夫人缄默了许久,什么也没说。她心底的答案是:压制。自从她跟了他,成了他的女人,就注定成了他一辈子的渴求。*********施先生:不要对抗,不要谢绝,不要流泪,不要分开,到我怀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