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nHblcBc"></track>
  • <track id="nHblcBc"></track>

        <track id="nHblcBc"></track>

        1. 你读过最冷门,但「含金量极高」的书是什么?

          过去一年买了不少书,特殊推举的是这本——《存在主义心理治疗》,也称不上算是冷门,但对我个人而言,这本书可以称得上是「含金量极高」。写了一些读书笔记,以供参考。

          1、小时候的口头禅是“没意思”,每次家人催促我做点家务或者要去体育锤炼时,这种“无聊感”或者焦虑感就会充盈在脑袋里,使得我对于别人部署的事务发生抗拒,这个时候他们越是催促我,这种感到就愈增强烈。 反倒是不经意间能够进入的“心流体验”会让我忘却时光的存在,比如看一部电影,片头并不怎么吸引人,但如果能耐着性子看下去,就可能进入一种沉浸式体验,在这种体验中,没有焦虑、没有无聊,时光也会变快。 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光》中说道:焦虑把人从对“世界”的沉沦带回。日常的熟习感瓦解导致人的存在模式从“安住于世”进入“无所立足”。当人从“对世界的沉沦”中被带回,事物的意义被剥除时,就会因面对世界的孤寂、无情和虚无而焦虑。 如果不想让自己连续地身处焦虑的泥潭,你就须要找到属于自己的心流体验,或者找到能让你沉沦其中的事情。

          2、物理世界中遵守因果规律,因在前,果在后。但人的心理不完整符合这样的规律,因为个体对成果的预期会影响到事情的进展。

          比如一个社交焦虑者在上台演讲前心坎会对成果发生一种预判,Ta会想象一种灾害化的成果——自己表达不流利,会被台下的听众灵敏地捕捉到,然后他们会以为自己不够有才能。这个先入为主的断定就可能对成果造成干扰——越是惧怕或担忧成果,就越有可能发生让你担心的事。当你去讯问为何在成果呈现之前就有这样的担心时,Ta可能会告知你正是过往的很多次不顺利的演讲导致的思维模式。

          对过去的纠结影响了现在的状况,进而影响未来。欧文亚龙在谈到逝世亡焦虑时也曾提到“神经症迫使病人试图在未来之中找到过去而忘掉当下。”我们每个个体能做到的只有把握现在,任何对于过去的纠结或是对于未来的胆怯担心,都将成为自我的桎梏。

          3、一位逼迫症患者已经意识到了逼迫思维与反逼迫思维的存在,Ta迷惑于自己没有一种力气能够把两者统一起来,或者没有机遇能够把正反两种思维和行动都践行一遍。这样的纠结让Ta无法正常工作学习,或者说Ta自己情愿停留在这样的困扰中,也不愿意废弃纠结往前行。

          惠利斯将之比方成旅途上的十字路口,他极好地描写了这样的心态:大部分人可以无忧无虑地前行,并且信任自己走在一条坦途上,那些分岔路都是偏僻小径,或者基本不属于自己。但是带着全或无思维的人,由于想到自己不可能再次阅历这些分岔路,就会纠结不已。更有甚者因为无法把所有岔路都走一遍,就在路口坐下,空想着如果坐得时光够久,两条路就会主动整合成一条路,使得走遍所有途径成为可能。

          成熟就是意识到自己在面临选择时必需做出废弃,智慧和勇气能够帮你做出这样的决定。

          4、小时候为了证明自己胆子大经常跟朋友吹捧自己看可怕片的阅历,但是经典的美国惊悚片《电锯惊魂》《逝世神来了》并不足以成为夸耀的资本,反观日韩一些片子才更加令人胆怯,比如《咒怨》《午夜凶铃》。

          惊悚片多以场面致胜,更加血腥的场景,或者直接丢出一个器官组织,这种感到像是一种生理上的恶心、反胃。但真正让人觉得可怕的是一种日惯例则突然被打破的体验,它能够引发令人诡异的感到,比如旷废的小镇里空无一人,浓雾弥漫的山岭中看不到眼前的途径,或者一个人畜无害的幼童突然闪现在走廊的止境。

          这是一种与现实要挟无关的胆怯,是由于熟习感的剥离导致的虚无或孤单的体验。

          5、几乎所有的神经症都以为自己的问题很严重而且很特别,而不论客观上轻重水平如何。两个同样被诊断为疑病症的患者,可能基本无法懂得对方的病症,甚至会以为“Ta这个病有什么好担忧的?我的病才须要关注”。相似地,洁癖的病人可能无法懂得为何会有人纠结于某个特定的观念而无法自拔。这些都可能与每个个体信心中的“自我奇特性”有关。

          欧文亚隆在《存在主义心理治疗》中谈到“逝世亡焦虑”时说道:“我们每个人,从早先的儿童到长大成人,都紧紧抓住一个非理性信心,那就是自己是具有奇特性的。极限、衰老、逝世亡,这些可以实用在他人身上,但对我来说不实用。人在心坎深处信任自己是不会受伤的、不会毁灭的。在性命之初就可以找到这种原始信心的来源。对我们每个人来说,性命初期都是极端自我中心的时代,自己就是全世界,和其他客体或性命之间是没有界线的。每一个念头都不须要个人尽力就能得到满足,想法能发生实际成果。人与生俱来有一种特别感,并将这种现成的��ǿnba����̽��ƵС��信心当做盾牌来抗衡逝世亡焦虑。”

          同样的遭受产生在其他人身上,我们能够做到轻描淡写,但由于自身的奇特性,心坎会认定这些负面的事情不会也不应当产生在我身上。

          6、一般来说神经症患者会有比拟强烈的倾诉欲,焦虑者想要有人能够懂得自己的担忧,疑病者想要有人能倾听并告诉自己“你的担忧是过剩的”,逼迫者更是盼望一遍又一遍地把自己纠结的心事讲给别人听,并且盼望获得确定的答案。如果生涯中没有这样的机遇,患者就会陷入胆怯不安当中。

          每个神经症患者的信心中存在着一个全能的拯救者,永远关注着、维护着他们。这个角色可以是家人朋友,也可以是治疗师。通常情形下,终极拯救者的信心能够供给相当多的慰藉,但也有很多原因能够导致这种防御机制的瓦解,使他们重新陷入不安。

          神经症患者必需懂得的一件主要的事情是,虽然倾诉能够有所辅助,但这是在必定的限度之内。欧文亚隆曾说道“治疗就像生涯一样,不可避免的基调是个人的尽力和独自的存在。”

          7、欧文亚龙曾经描写过一个晚期卵巢癌患者,她在得知自己罹患重病之后纠结于要不要去做最后一次旅行,身边很多亲朋都劝阻她,可一次做梦梦到因肺癌逝世的父亲,他在梦里告知她“不要像我一样在家喝着补品等逝世,去非洲——生涯。”她听从了父亲的看法,去了非洲,尽管因病情缩短了行程,但她仍然满足地饮尽了性命最后的汁液。

          面对逝世亡,许多绝症患者虽然领会到了强盛的焦虑和胆怯感С�